2006年6月2日,讀完了《舞‧舞‧舞》。

在當時的心得裡寫道:


『看完尋羊冒險記...老實講...我並不喜歡那部小說...
因為越讀到後來...我越對小說中的"我"感到不耐煩...固執,不願變通,某種程度上過於酸腐,非人類,
過度忽略情緒...最後形成某種讓人難以認同的極端...』


...原來我曾經這麼不喜歡《尋羊冒險記》...

 

只是,為什麼討厭這本小說的情緒已經不再出現??

是因為心裡已經有了準備??

還是,我根本已經變成跟小說裡的「我」相同類型的人??



舉個例子來說,

『我』後來跟《1973年的彈珠玩具》裡的辦公室女孩結了婚,

不過相處四年後又離婚了。

『我』對妻子的反應是:

『...她的消失,我覺得在某種意義上好像是沒辦法的事。已經發生的事情就

是已經發生了。......和這相同的,她和我的朋友長期間定期睡覺,有一天乾

脆就搬到他那裡去了,即使這樣也不是甚麼了不起的大問題。......終究那是

她自己的問題。」



對於婚姻,『我』的看法是:

『......我們正處於一個和緩的,拉長的死胡同,那就是我們的終點。』


所以離婚在『我』心裡是必然的事情,甚至說:

『我大概是跟誰都不應該結婚的,至少她是不該跟我結婚的。』



再舉一個例子:

心理學家把人的生活中各種事件對人產生壓力的程度做出一個《生活事件量表》。

數值最高的是配偶亡故,定義為100,然後依序排列到最不具壓力的項目(輕微的交通違規)


tn_RIMG0917.JPG  

 

 

從表上來看,面對排行第二的壓力事件,『我』表現得相當冷感,

客觀上看起來確實不太正常。


若不是非常擅長自我保護就是非常習慣自我壓抑,



而這樣的無感甚至到最後也傷害了那個有完美耳朵的女朋友...



『是你讓女人混亂的噢。』羊男說。『你什麼也不知道。你只想著你自己的事。』












所以,到底是過去討厭這部小說的我比較正常??


還是現在這個對小說情境自然接受的我比較正常??






過去的我,認為老鼠並沒有用自殺將羊成功封印在自己體內,

但這次,我卻完全感覺到其實老鼠不僅用自殺將羊封印在自己身體裡,

甚至還用那個『背後有綠色電線跟紅色電線需要在九點鐘上發條的時鐘』引發了爆炸,

或許也炸掉了這組織的二號人物了。





所以,到底是過去喜歡特殊意見的我正確??



還是越來越相信合理意見的現在的我正確??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u
  • 這個"我"還真不討人喜歡。
    如"我"所言:就算這是充滿無聊的凡庸世界也好,
    那畢竟是我的世界啊。
    現在對應了過往,再翻閱曾經不喜歡的<尋羊冒險記>,
    或許是屬於你自己的書頁,你一直一頁一頁翻閱閱讀而不自知吧~
    正確? 對於現在的正確,在你繼續再閱讀自己的書頁後,
    還能認同現在的正確嗎?? 我也會質疑呢~
    (我是因為老鼠和有完美耳朵的女孩而讀,
    慢慢的會發現無聊的"我",不再那嚜無聊討厭了....)

    此刻的我是這麼認為。~:)
  • 呵...所以我們總是在悄悄的發酵跟轉變,

    雖然有些小說讀起來不那麼喜歡,但卻有種親近感,

    甚至就算討厭也會每隔一陣子又再拿起來看...

    就像"五反田君"跟"我",是用相同原料所做出來完全不同的東西...

    外觀上或許衝突,但本質上有某些共通的部分吧 XDD

    honder 於 2011/05/17 12:57 回覆

  • 顏玲
  • 不知為什麼...村上的小說不是很喜歡.
    但他的旅遊文學卻愛得不得了0.0
    這本群羊看不到一半就放棄了.

    手邊收藏的村上書.
    竟是"邊境近境"."遠方的鼓聲"這一類的
  • 看他的遊記會讓我太過羨慕,
    一方面因為他總是long stay,
    另一方面是他似乎沒有甚麼旅費上的困擾 XDD

    honder 於 2011/08/13 00:43 回覆

  • 顏玲
  • 哈~~沒錯.
    一邊旅行一邊做喜歡的事(寫文章).
    又能賺稿費.多好呀.
    所以也算讀者幫他出旅費吧XDDD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