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看到高中同學在電視上談他編劇的國片...

不由得想...或許我一直以來對編劇的批評都太嚴苛了點 XDD


前些日子看到有學姊在廣告裡替自己的公司代言,

另一個學姐當上主播...



不自禁對自己總是半成品的人生感到焦慮。


遇過個記者,曾對我說:『她不想永遠只訪問別人,她想成為被訪問的人。』


果然過沒多久,她辭掉了記者,參加活動,想讓自己成名。

她在我眼裡,是做任何事情『完成度』很高的人。


只不過,完成度很高,似乎並不表示能大紅大紫,

所以她意識到自己可能沒辦法繼續走那條路,最後選擇退出,


同時在一年後完成度很高的考上高考......




她的後續如何我並不知道,但我經常想起她,

想著她在平凡的公務生涯中,該如何安撫心頭那條時不時會竄出來的野心...???





我感到有一部分的自己相當羨慕她,有野心似乎也是不錯的事情,


痛快生活,彷彿明天就將死去般活一百年,


一股腦往前,把過往跟周遭的人遠遠拋在後頭,這樣就完全用不著羨慕別人。




這似乎也是一種人生的答案,


雖然這樣具侵略性,也確實讓我心裡不太自在......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