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一兩年前去歷史博物館看漢俑展的時候,憑著票根可以免費看樓上

的非洲中部原住民武器展。不知道是空調還是展場設計的緣故,望著滿

室利刃,大感頭暈氣悶,草草看完趕緊逃離,當時想著,或許當中有什

麼隱藏著吧...也才發現自己對非洲原住民的印象似乎仍留存在<上帝也

瘋狂>的歷蘇身上,或老以為原住民就該像<我是誰>裡的非洲原住民一樣

僅只有歡樂和善的一面。


因為這樣的衝擊我看了<阿波卡獵逃>,雖然這片子的背景是在中南美洲

而不是非洲,但終於比較能夠放開心胸換位理解關於各地原住民對於自

身文化有自己理解的一套體系。不過我對於<阿波卡獵逃>最後將信仰跟

政治的關係綁在一起有點傻眼,只能想:這樣的解讀看在有政教合一歷

史傳統的西方世界或許比較能夠被接受吧......


許多人將<賽德克巴萊>拿來跟<阿波卡獵逃>對比,其實我覺得不是很適

當,因為<賽德克>是史實,<阿波卡>則難免虛構。


我覺得真正適合拿來跟<賽德克>對比的好萊塢大片除了<末代武士>,應

該還有史蒂芬史匹柏1997年的<勇者無懼>。


<勇者無懼>也是史實,是一群被擄的非洲原住民在一艘船上的抗暴運動

,片子一開頭也是殺人,記得自己的注意力被抓住後,就一直在想弄清

楚為何這些黑人要把白人船員殺光。


<賽德克>有異曲同工的地方。


如果要忠實呈現出草,導演有兩個選擇:

1.鋪又長又多的文化梗,慢慢的引觀眾接受出草文化。

2.就是直接把砍人頭的畫面拍出來,再用後面的篇幅試圖說明這種文化。


我覺得這部片選擇第二種方法來說相當聰明,觀眾的注意力一下被抓住

了,然後在後面的內容中不斷去搜尋資訊幫助理解這種文化生成。因此

文戲歌舞戲重不重要??當然重要。對很多觀眾來說,看到有人頭被砍掉

是一種視覺上極強烈的衝擊,所以要花巨大篇幅說明,甚至在看完上集

,我還隱隱感覺可惜,沒能再多交代一些。


不過我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史實要求劇情推進,所以怎麼說都不

夠,但也只能說到這。




接著就進入鋪陳起義動機。


<勇者無懼>裡那群黑人最後被抓上法庭審判,再用倒敘法陳述這群黑人

在船上如何遭受不人道虐待,然後在一段自敘中知道帶頭的黑人如何變

成部落英雄又如何被強擄上船,他們最後爭的是『自由』與『人權』。

而<賽德克>則是用直敘,一路穿插日本警察的暴虐與歧視,然後決定出

草,奪回『獵場』跟『尊嚴』。


這一段有人認為<賽德克>鋪陳的不夠,光憑幾段不人道對待就要出草缺

乏說服力,我卻不這樣想。


用最簡單原住民內化的邏輯去想就好了:部落之間本來就是競爭,今天

是我的獵場明天可能就被別人奪去,有本事或不甘心,以後再奪回來就

好。(當然也有可能從此奪不回來,因為對手始終強大。)這是不同部落

間千百年來的傳統。

所以當船堅炮利的日本人把獵場佔去,身為原住民,心中當然想著有一

天仍要把獵場奪回來。只是敵人勢大,不能強攻,必須等待時機...最好

的情況就是當強大的敵人驕傲而輕敵的時候。縱使這個敵人20年前曾經

也被打趴過,還必須用上以部落制部落的兩手策略,然而長期的勝利終

究還是會帶來鬆懈。這就是時機。



霧社事件對於當時統治台灣的日本人來說,應該有如911之於美國一般震

撼;只是引起的反撲,也跟911一樣嚴重。有人問:『明知會輸,為何要

打??』莫那魯道說:『為了驕傲,為了年輕人死後能被祖靈認可。』其實

用現在的話就是說:『為了保存我們自己的文化。』導演用父子合唱來表

現,知道莫那心裡其實很焦慮也很徬徨,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但一動手所

需付出的代價又太大。他的決心仍來自於長久以來的信仰:『就算戰死,

也能光榮的回到祖靈身邊。』


所以這也能解釋最後在運動會為何專砍人頭的緣故。勇士們為了榮耀必須

砍頭,血祭祖靈,好在自己臉上留下印記。



講到這邊可以區別<賽德克>跟<勇者無懼>間的不同。<勇者無懼>裡頭有黑

人讀懂有插畫的聖經,看到船桅跟路人畫著十字,在白人的法庭上循著西

方自認的文明遊戲規則決定這些人的命運....這些其實都顯露出歧視,認

為這些黑人需要(也可以)被教化。而<賽德克>卻強調著這些原住民經過長

期的認同混亂與迷失,反思:我是誰??什麼是身為一個賽德克人所應該做

的事情??最終將答案導向出草。站在西方的立場上當然會覺得賽德克終究

野蠻不受教化,但站在賽德克的立場卻是他要拿回那些長期被壓迫屬於他

們自己的信仰。所以這樣所導致的衝突,實在也只能嘆口氣,接受眼前那

些已經發生的事情。因此論境界,我認為<賽德克>勝過<勇者無懼>。



最後再講一點<賽德克>裡關於漢人的部分,有人覺得這部分顯得沒必要,

但我覺得既然叫『史詩』,就該表現出一種大時代下的格局,這土地的命

運並不是清朝跟日本說了算,還有台灣當地的漢族人跟原住民的看法。





以上。



--




20110819133032743384745.jpg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一朵遲遲不開的花
  • 我也想趕快找時間去看賽德克~
    看你寫的那麼深入我更想看了!
    另外說到阿波卡獵逃~~我還蠻喜歡的^^
  • 喜歡民族風喔??
    有沒有考慮用在手作上?? XDD

    honder 於 2011/09/19 22:52 回覆

  • Dionisia
  • 這部是我近期最想看的電影之一,儘管這類史詩型的片子總會讓我哭得唏哩嘩拉.....
  • 呵...史詩嘛,不悲壯一點怎麼行...

    honder 於 2011/09/19 22:53 回覆

  • miao
  • honder有沒有發現一件事,什麼時候突然漢人把原住民的<意識>當作是自己的民族意識啦?
    歷史是必須回到或者說神入<那個時代>(就是發揮想像力設身處地去詮釋那個時代)而不是以現代的眼光去看那個時代的事。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歷史詮釋和想像,而且不怕表達自己的立場,但是要有一定的說服力。
    所以魏德聖有他自己的莫那魯道也是可以接受的,不過用看阿凡達的心態去看會比較合理一些,談不上台灣史詩,民族意識,尤其回歸歷史層面,有相當大的差距。
    本土是一件好事,可現在大家一窩蜂把任何扯上本土的東西未經反芻照單全收可不是好事。
    不過我一向不是主流啦XDD
  • 嗯,果然觀察深入且犀利^^

    其實關於史學我的理解很淺,
    而關於用電影表現歷史題材也沒有深入思考過,

    只隱隱感覺電影跟記錄片應該有差別,
    但差別在哪??所採取的敘事方法是不是真的合適??
    這樣的問題又超出我的理解太多...

    不過真是有趣的題目,

    慢慢的來想^^

    honder 於 2011/09/19 23:02 回覆

  • 一朵遲遲不開的花
  • 哈哈不是耶XD那有民族風的感覺嗎~?
    只是喜歡它緊湊的劇情節奏啦~

  • 顏玲
  • 最近在林海音的書中.發現她也寫過霧社事件的大略.
    其實我一直很怕接觸這一類的議題.
    因為太悲壯.會痛哭.
    ~但電影票還是買了啦..
  • 挑戰自己,給一個讚^^b

    honder 於 2011/10/05 01:23 回覆

  • 三妮
  • 呼,honder這二篇寫得太好了啦,好深入喔
    (崇拜中)
  • 呵..過獎啦,妳的心得文也寫得很好

    honder 於 2011/10/05 01:22 回覆

  • Scorpian
  • 我反而覺得魏導不過份強調日本對原住民的不人道對待,點到為止這樣很好
    太過強調這點,反而會讓霧社事件變成復仇
    而不是單純想贏回身為賽德克人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