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預告中的這一幕,我決定去看這場電影。

2011-10-09 16 05 17.png  



原因是不久前所拍下的這張照片。


相片-0018.jpg  

 

 



從李安開始,『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____!!』這種語法變得很好用:每個人

心裡都有一個玉嬌龍、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座斷背山....一直到最近每個人心

裡都有一段未完成的青澀愛情...所以套在這部片上,會是:


『每個男孩心裡都有一尊機器人』



而每個男孩都曾幻想過手裡的那尊機器人模型把所有的對手打成廢鐵,


所以這部片子是一種男孩夢想的實現。



然而男孩的夢想並不是只有玩具,尤其對一個從小被老爸遺棄的十一歲男

孩來說,他夢裡還有一個鐵打、強悍的父親,會聽自己說話,陪著自己做

事,且這個父親會一直勇敢面對挑戰,得勝,打不倒!!

因此,當這個男孩發現其親生父親的形象與所想像的差很遠,多少將『理

想父親』的形象投射在這隻偶然救了他一命的機器人身上,它的名字叫"亞

當"。

 

起初我不太明白為何這男孩如此堅持讓亞當出去比賽,因為這不符合常理。

所謂常理,就是一個男孩對自己所珍愛之物小氣的程度會超乎想像,如果他

覺得亞當是他專屬的玩具,他絕不會願意別人碰他的玩具,更別說要亞當冒

著被打成廢鐵的風險去比賽。



因此,男孩選擇讓亞當出賽只有兩種可能:

1.他要延長參與自己親生父親的生活。

2.他希望亞當有成就,一隻宿命的拳擊機器人,必須在宿命的戰場(拳擊台)

  上獲取成就。亞當有成就,就是父親有成就,這男孩也擁有與父親一起完

  成某項任務的美好記憶。



這樣腦補完,心裡就舒坦了,果然不出意外的看到一路過關斬將的情節...



所以,爽,正向光明。

(如果選擇性無視拳擊的暴力賭拳的負面跟偷零件的違法情事的話... XDD)




最近常在想甚麼叫作『爛片』。

用電影從業的專業眼光來講我沒那個能力;而用個人情感上的好惡來決定

也顯得太過情緒化...



最後決定用『是否達成目標』來決定或許會好一點。


『文藝片沒有深度』 >> 爛片

『歷史片不夠考究』 >> 爛片

『恐怖片不恐怖』 >> 當然也是爛片

『搞笑片讓人笑不出來』 >> 更是理所當然的爛片



因此,『爽片不爽』,不給負雷實在說不過去。


至於有些電影企圖很大想要兼具上述眾多特質,

...則通常是悲劇...




前面說過,這部片很爽,所以是好片。

本質上是運動片,類型是拳擊,噱頭是用機器人對打。



所以這部片真正的弱點卻也是在人與機器的關係身上。



拳擊電影之所以熱血,常用的手法是讓主角被擊倒,然後用堅強的意志力

或聽見支持親友呼喚而重新挺立,從而顯現永不放棄的精神...

然而這片,被打倒的是機器人啊,故事的設定並不是讓機器人如變型金剛

般是擁有自主意識的個體,所以當機器被打到失靈,那些呼喊,期望機器

人重新站起都顯得非常詭異。當然如果再把賽車之類的運動考慮進來也多

少能夠理解這些激情的共通之處,只是,為一尊機器加油希望它在失能時

能重新運作...我倒是想起《世界末日》裡的那個俄國太空人,用扳手敲一

敲或許比較有用吧...

 

畢竟

 

『俄國機件美國機件...All Made in Taiwan!!』XDD


 




以上。

 

 

 

 

tn_real-steel.jpg  

 

real-steel1.jpg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