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而我會想起妳,

因為總在不同的場合裡對不同對象談起學生時實習的那個夏天,

那些一塊完成的事情。


雖然我們整個夏天的心血就毀在一次颱風的淹水,

但談起當時的經歷,老覺得還有妳可以作為證明...




而今,妳的生命忽然失去...



而我,也忽然感到有一部份的自己從記憶裡被硬扯了出來,

割裂,隨著妳而死去。





原來是這麼回事情。








一路好走。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