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隱約感到愛情似乎走到盡頭的那時,我去了趟高雄。

 

我知道妳心裡複雜,但我也知道自己必須做一次最後的努力。

而妳我也都明白,這個努力最後不會有好的結果,但仍必須做,


為了妳,也為我自己。

 


我不想誰為這段感情留下遺憾。

 

 

熬到深夜,


迷茫的睡意與情慾錯結,

我褪下了妳的底褲,妳撫弄著我的陽具,


一切似乎自然著又要發生...

 


卻在最後一刻,妳拒絕了我的進入。

 

拒絕了再一次連結。


是妳所劃下的句點。

 

 


這個拒絕對我似乎影響很大,這麼多年過去,

每隔一段時間,

仍會在夢裡重演這個情境,


總是會在醒來時感到情緒低落。

 

前幾天又夢見,


所以也很習慣在醒來之後,檢視一下重建後的自我是否有因此損壞...

 


原來這就叫作情關。

 

 

 

情關難過,

 

因此新聞裡在科技公司工作的男子持刀刺死擔任公務員的前女友。


新聞鏡頭拍到這女公務員的辦公桌,桌上一堆待辦檔案,

 

心裡卻在想:沒有交接,業務怎麼辦??

 

 

馬上又有另一則新聞:男子酒駕 32歲台大女醫師遭撞腦死...

 

...這一撒手,甚麼都帶不走...

 

 

想起去年忽然橫死,一同實習的學妹,

接著想起也是去年忽染重病而死的同窗...

 

 

歸納起人生,似乎,必須隨時準備好往生極樂~~~

 


欲求不要太高,

 

執著不要太多,

 

情感必須放下。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