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我心裡對小說人物的具體想像...

Cast

奇奇---小西真奈美 飾

五反田君---阿部寬 飾

雪---柴崎幸 飾

Yumiyoshi---松隆子 飾

May---中越典子 飾

我---村上春樹 飾

其餘角色不是在具體影像出現前小說就已經結束...
不然就是對我來說不論誰來演都好...總之具體印象是模糊的...


怎麼會有這麼清楚的人物意象浮出腦門呢...這問題我也想問...

可能是這次村上把每個人物的整體感描述的較為細膩具體...
才能讓我很簡單就找到演員在我腦海裡演出...
也有可能只是單純的因為我最近日劇看太多了...
總之...人物形象就那樣跳出來了...我也沒辦法...


對於以續集之姿出現的小說或戲劇...我除了有點好奇...當然也有點遲疑...

在我的人生裡...看過第一部有續集的電影是"回到未來"系列跟"洛基"系列...
電視劇則是"東京愛情故事"...還有最近的"白色巨塔"跟"離婚女律師"...
至於漫畫...則是北条司的"城市獵人"...
小說的典型當然是金庸的射鵰三部曲...

通常第二部作品都是第一部的延續...處理第一部作品留下來的空洞...
或是給第一部裡的壞人一點報應...
可能是幫女律師找愛情春天...讓權力欲強的醫生得癌症死掉...或是讓赤名莉香懷念永尾完治...
不然就是演出完全不同的主題...讓拳王重新振作,或是去拯救未來的自己...
還有就是如城市獵人般讓女主角在第二部一開始就死去...然後原班人馬跟新的女主角開始新故事...
(雖然怎麼看都是第二部...但是北条司一口咬定"這一切都是巧合"...讀者則永遠不信這個睜眼瞎話)

所以續集的出現...
若非龐大的讀者感覺被遺棄在大片空白裡而不斷責問:"然後呢??"...
就是作者有話沒說完...
或是寫的當下作者已經感覺到有問題...但因發酵的能量不夠而只好暫時擱置...

總之舞舞舞是尋羊冒險記的延續...作者為何而寫我一點也不知道...
而且在一開始...我其實根本不知道尋羊冒險記有續集...

看完尋羊冒險記...老實講...我並不喜歡那部小說...
因為越讀到後來...我越對小說中的"我"感到不耐煩...固執,不願變通,某種程度上過於酸腐,非人類,
過度忽略情緒...最後形成某種讓人難以認同的極端...

就像不斷在小說裡強調說..."我"是一個生活在無重力且真空的環境假定下的人喔...
不可以用凡人眼光看"我"...如果你不接受我的設定卻執意看...那你會受不了喔...
你若受不了那你走好了...I don't care....
反正就是冷冷的將非我族類的讀者置之不理...

而我也因感受到這樣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氛...所以嘔了幾天氣...

不過最後我還是讀起了舞舞舞...原因是因為隨手翻到了"海豚飯店"四個字...

這段期間讀村上的小說...我並不在乎順序...只是很幸運的沒有把次序弄混...
若是先看了舞舞舞再看尋羊冒險記...那我的感覺恐怕會完全不同...
類似的經驗出現在我第一次讀金庸時...我先看了射鵰英雄傳,才看神鵰俠侶...
所以我對黃蓉沒有偏見...
如果先看了神鵰...對神鵰裡那惱人的中年歐巴桑黃蓉有了既定印象...
那若回頭看到射鵰裡黃蓉的機伶可愛...則讀者常會因為兩者兜不在一起而心煩意亂...
所以只要進武俠版...一定會發現鄉民對黃蓉的可愛並無一致看法...
原因只出在"讀的順序造成了全然不同影響"...
而倚天屠龍記卻只在前面一點點有延續神鵰...然後就以七十年後的全新故事開始...
所以爭議很少...



舞舞舞雖是延續尋羊冒險記...卻不再關心被羊所控制的巨大世界...反而關心起自己...

也許村上自己也已經意識到在尋羊中的"我"其實很討人厭...
而這個"我"在相當程度上也反映出村上自己的真實情況...心裡也是對這樣的自己感到不滿...
所以從這裡出發...以寫小說的形式進行心理治療...


會這樣說當然是因為一些線索...


線索一.人物典型

這部小說的人物從幾個面向來看似乎是處於極端敵對的狀態...
以藝術家創造力而言: 雨 vs 牧村拓...分屬兩個極端...而"狄克諾斯"與"我"則夾間於二者之間...
若以中學生受歡迎程度而言:則五反田君與雪形成對比..."我"則居中...
透過這樣的排序可以明白自己在整個社會所處的位置...
也可以了解自己雖非最好...卻也不是最糟...


線索二.透過年少愛戀重拾單純情緒

34歲的"我"愛上13歲的"雪"...想起過去單純的忌妒,單純的喜歡,單純極端的佔有慾,
及單純的綠帽被害妄想症,甚至是傷害敏感少女的感情後所產生的巨大內疚等等...
簡單講...就是15歲少年瘋狂愛上13歲少女會有的激烈情感...逐漸的復健回憶起來...
最後這個情感宣洩在Yumiyoshi身上...變成愛...也變成性...藉著有愛有性的完美結合...
整理了慌亂的性欲...然後產生強烈被需要且最終被接受的歸屬感...
而最後夢中的"You jump,I jump."...雖然遠不如楊過跳下絕情谷...但總是癡情的表現...
"我"從此不再以自私的形式存在...因為他已經能愛人...也能被愛...一切圓滿...


線索三.生命的脆弱與自我生涯的出口

前幾天還一起開心聊天...隱約觸碰到過去柔軟的自己的高級妓女...莫名其妙死了...
一個才能一般的獨臂詩人...沒死在戰場卻橫死街頭...所以想怎麼死跟實際怎麼死是兩碼子事...
而生命沒有出口的優秀萬人迷...悶了很久終於解脫投海自殺...加上老鼠不願失去自我而死...
除了顯示出生命結束的容易...也透露出"順著心裡的聲音走"終究要贏過"集千萬寵愛與期待而活"...
這個部分雖然很主觀...但卻能給予作者與讀者力量...

想起鹿橋短篇小說裡的那朵能開出最美花朵的花苞...因猶豫色彩而錯過開花的時刻最後含苞枯萎...
五反田君算是幸運了...因為他終究決定了顏色...然後順利的開出美麗的花朵...
而"我"最終決定追尋真愛...並放棄文化剷雪者般的工作...決定創作...
則可以視為下定決心的宣言...的確也是苦悶生活中...積極且自主性的出口...

所以...讓人物一個個登場...促使小說中的"我"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
並且讓比自己不幸的人的苦悶人生...提醒自己其實還過的不錯...
人生也用不著想太多...不用求意義...音樂還在就一直跳舞就是了...
然後在回憶起單純的情緒並找到真愛後...春風滿面的走接下來的人生...

有時這種圓滿結局也是很棒的...

因為整部小說讀起來像是在看體操比賽的跳馬---衝刺,騰起,空中旋轉兩圈半,落地---

完美結局是最棒的選擇...否則就算空中動作做的再完美...落地出差錯還是只有殘念...

而且那樣心裡還要煩個好幾天...

然後很想寫e-mail問村上說:"不過是小說嘛..你這樣安排結局又是何苦呢??"


以上...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