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的封底有一段敘述:

"...書中對於飛行的熱愛和感動,有詩般的描繪;對於人性和情感的體驗,有壯麗的美學..."

我想寫下這兩段敘述的人...大體是想表達...這是一部像詩一般的小說...


關於詩...我的接受度很低...

大抵上...我對待生活中所遭遇的每一件事情的標準...是先求真,再求善,最後才求美...
而為了能自力更生...也讓我長期處於必須求真與求善的階段...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孩子...是沒資格在小小年紀裡享受風花雪月的美感的...

所以...詩...對我而言...一直是"把每句話標準的言外之意背起來,以獲取分數"...

不過直到高中...狀況卻有點改變...我曾努力嘗試去與詩人共鳴...
結果也很慘...不是被老氣橫秋的句子搞的亟欲脫逃...就是對無病呻吟的軟嘆詩句大發脾氣...
...偶而更被鬱鬱寡歡且無能為力的牢騷詩詞弄得心煩意亂...
所以我與詩的緣分僅止於此...

大學之後所受的教育...更是極端強調求真與求善...連幻想的空間都沒有...
每個現象都能觀察...能設立理論模型...且有數學或圖形工具能將答案算出來...
所以我已經很習慣那種環環相扣且邏輯感強烈的思維模式...
這樣的思維訓練連帶的影響了我的閱讀...

我逐漸對必須緩下腳步...眺望遠方...深吸一口氣才能看懂的文章...越來越不耐煩...
也對沒有"因為blabla,所以blabla"的小說感到消化不良...

所以...讀這部小說...對我而言實在有必要做好準備...

不過一開始我不知道這件事...直到開始讀才明白這部小說與我的差距...
感覺就像是一開始以為水淺...結果一下水卻搆不著底而冷抽慌張...
也像是低估了兩棟大樓的間隙...已經跳出去才知道攀不上牆頭直墜而下...

不過我終究讀完了...因為份量其實不多...但我卻感到精疲力盡...

愛...在小說裡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東西...在作者眼裡彷彿是具體存在的物品...
但是在貝尼斯與吉娜薇亞的眼中...愛...卻經常在見面之後就消失...
見不到面時覺得有愛...一旦手碰在一起...似乎就與最現實的世界接軌...堅信的永恆開始動搖...

隨窮機師私奔的富裕少婦...面對可能窮困的將來...心裡總是猶豫...
而窮機師自己也有自覺...知道給不起那樣的幸福...
兩人都心裡有數...卻不用說出口...最後各自回到原來的生活圈子裡...
卻在我心裡留下了..."這到底算不算愛"??的疑問...

如果說這只是麵包與愛情的矛盾...似乎又有點小看了這段關係...
這兩個人愛著的...是存在於自己心裡的對方...而不是真實的對方...
讓我想起倚天屠龍記裡的蛛兒...她只愛著心裡的張無忌...卻不是現實裡的張無忌...
如果這種愛情形式值得討論...那現在常見的網戀...我想可能也接近這樣的感覺...

前幾天...夢見已嫁為人婦的國中同學...
在夢裡...她還是國中時的模樣...我喜歡她...千方百計想接近她...
然後...我醒了...
...心裡有點惆悵...但我知道自己只是愛著記憶裡的對方...

也許...這也算是我與這部小說的共鳴...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