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著遙控器轉半天...畫面上忽然跳出一幕...

場景應該是遊樂園...有個女孩正跟一個男生用手語交談...

那女孩好像不能說話也聽不見...而那男孩總是邊比著手語嘴巴邊說...

且總覺得那男生看起來很眼熟...
(後來想起來他高三時好像跳過水上芭蕾...現在竟然已經大四啦...)



感覺好像蠻有趣的戲...索性接著看下去...



過沒多久...兩個人在遊樂場裡走散了...

我腦子裡一直恍恍惚惚...拿不定主意用甚麼樣的心情看待戲裡那失聰的女孩子...

最後女孩子回到遊樂場...吻了蹲在一旁等到睡著的男孩子...


這就是我跟Orange Days的第一類接觸...




我一直認為所有的電視劇都編的很芭樂...常常是為了"連續"而不擇手段的拖延...

某人一旦沒戲了...就會忽然跑出一個前夫...前夫的事情還沒完竟然又發現現任男友劈腿...

所以電視編劇長期給我的感覺似乎就是一群活在巨大精神壓力下...不斷被迫掏空心智的人...

感覺就是為了抓住眼前這一群收視率...能多拖一天算一天...

所以讓我有耐心看完的連續劇不多...




第一次看OD的時候...我總是擔心著這樣有趣的題材會不會又被爛劇情給蹧蹋了...

而且一週只播四天...

最後我實在受不了等待...乾脆跑到逢甲附近買DVD回來看...




連看了兩次...兩次都被催出眼淚...


感動的部分其實就是編劇要觀眾哭的部分...所以我的表現應該也沒有讓編劇跟導演失望...


在戲劇裡遇到煽情的部分把眼淚流出來...有時感覺蠻不錯的...

不用想太多...單純的感動...

不管是結城櫂在海邊的嘶吼告白...或是最後一幕莎繪開口叫住小櫂...都是很令人發抖的部分...

尤其是最後一幕...我心裡想的是..."能走到這一步,還真是不容易"...接著眼淚掉下來...




我大學有參加服務性社團...定時去陪獨居老人聊天...

所以遇過一些也來參與服務的團體...

那些人平常沒出現...一來就好像有滿滿的愛心從嘴裡噴出來...

好像急著告訴這些獨居老人說"感謝我吧,我撥空來服務你喔,你一定很感動吧"

"我很努力付出喔,你應該感動給我們看啊,至少謝謝我來看你"

這些獨居老人後來跟我說...大家都覺得是被這種人騷擾...

他們的生活安靜而規律...一點也不稀罕被服務...

想關懷人...就應該花時間了解被你關懷的人現在需不需要你來多事...

應該跟服務對象交朋友...談的來就多來看看...談不來也不要勉強...




所以小櫂對待莎繪的方式也博得了我對這齣戲的好感...



像是小櫂參與輔助莎繪的工作時...先花時間跟小茜打探莎繪的狀況...而且上圖書館翻資料...

以及當莎繪決定參加鋼琴大賽時...小櫂不置可否...只淡淡的說"我知道了"...不支持也不反對...



還有如:

莎繪:"上帝讓我變成這樣,是不是有話告訴我..??"(手語)

小櫂:"沒有,上帝沒有想告訴妳甚麼,降臨本身就是不幸的事,不過我有一個計畫..."(手語+聲音)


再如:

真帆:"小櫂他很愛妳,但是他好像覺得能讓妳幸福的人不是他..."

莎繪:".........."(猶豫了一下,跑開)



這幾個橋段算是破除了我對日劇芭樂的印象...




我也很喜歡OD那種圓滿的收尾...可以給總是殘缺的生活一點鼓舞...


而且也只不過是娛樂罷了...犯不著把觀眾搞的很悵然失落吧...







以上...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