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對自己生活具有絕對毀滅性的女人...該怎麼辦...???

對這種問句我一直很缺乏想像力...

偶而在街頭看到手臂上有刀疤,背上刺了朵玫瑰的古惑女...或是步出酒店的年輕女子...
我難免會想...若跟這樣的女子交往...我所認定"好"的生活...將會被毀壞到甚麼程度呢....???

想到一半...常常就放棄了...因為根本連碰在一塊的機會都太小...更別說交往了...

不過像外遇,心理創傷,或精神病等毀壞方式...現實上卻似乎不是遙不可及的事情...
但我總是選擇有意無意的避開或乾脆忽略...

對毀滅性傷害的忍受能力...我應該只算是很一般的男人...
不特別堅強...但也不至於脆弱...
不會總是杞人憂天...但也絕不認為傷害發生的機率是零...
而從這些條件...很輕易就可以知道對某些極端性的問題...我是沒有作出詳細應變計畫的...
所以應該可以想像我不是喜歡應付假設性問題的人...

但這部小說卻在一開始就做很殘忍的設定...

先舖上妻子可能外遇的線頭...悄悄的將讀者引入受害者聲援團裡...
然後逐步的揭開事實...但卻總是語帶曖昧...留下想像空間...
剛開始讀沒多久...我懷疑久美子有外遇...但後來連我也相信可能真的是她工作太忙了...
不過後來的線索讓我不得不再次懷疑起久美子外遇的事實...卻又忽然想也許是我誤會了也說不定...
久美子可能有精神問題吧...
即使後來出現第一封長信...裡頭她自白說的確連續兩個多月跟外頭的男人像野獸般相交...
然後震驚於自己竟沉溺於沒有愛的強烈獸慾裡...對岡田一點都沒有罪惡感時...我也會想...
...會不會是綿谷昇想讓兩人離婚的陰謀呢???

所以在這部小說...村上像有意刁難學生的狡詐老師一樣...一開始就出了道選擇題:

( )1.下列敘述何者正確?
(1)久美子因工作晚歸只是藉口,其實是在外跟男人相交.
(2)久美子是因為認為已經在自己丈夫身上得不到想要的,才會與人外遇.
(3)久美子有精神方面的問題,才會一聲不響的離開發條鳥先生.
(4)是綿谷昇陰謀設計讓久美子與人外遇,好讓久美子與岡田離婚.

題目沒有說明是單選或複選...也不能發問...所以一顆心懸著...
而且邊讀邊回答上面的問題...

如果往七年之癢的方向去想...那答案是(1)或(2)...而且所有的事都能說的通...
但如果是(3)或(4)...則怎麼看好像都跟七年之癢扯不上關係...
所以我猶豫著是要選(1)或(2)...

且以命題慣例來說...如果有一個以上的正確答案...應該在題目上註明為複選...
如果是單選...則應在題目上多加"以上皆是"的選項...
因此...因為七年之癢假定最能解釋全部現象...加上題目未註明複選...
以及第(2)選項其實有討論空間的情形下...我硬著頭皮選了(1)...
雖然選了一個極為膚淺的答案...但因為是理性思維的結果...所以我多少有點信心...


...不過最後答案揭曉...

Ans:(5)以上皆是
<解析>
綿谷昇愛著妹妹久美子,並強暴了自己的妹妹,造成久美子內心陰影.而後利用久美子心中陰影
而設計安排久美子外遇,促使久美子與岡田離婚.久美子在失控時曾對岡田求援,但因岡田低估
了婚姻關係的脆弱而與同事耍曖昧,且忽略深刻彼此了解的重要性,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看完正確答案...
我像是個想找老師理論的氣憤學生...但是我找不到人抗議...
當老師一開始就有意刁難...那就說甚麼都沒用了...
就連當下已經看完小說睡過一覺開始寫心得的自己...還是覺得不服...
不過心底多少也有點佩服這樣連貫的想像力...

上面的每一個選項...其實都具備足夠徹底毀壞生活的能量...
如果在現實上真的發生...只要一項成立就夠讓人痛苦...
小說裡也只要選一個來寫...也夠讓讀的人心裡絞痛個半天...

以前看過芥川龍之介的一篇叫做"竹林下"的短篇...
讀完時像是狠狠挨了一記悶棍...頭發昏,耳邊嗡嗡響...

"發條鳥年代記"也像這樣...

妻子跟"一個男人外遇"...雖然痛苦...但也還好...至少可以用感情問題來主觀解釋...
但妻子跟"無數男人宣洩性慾"...卻又是另一回事...
...一個男人如何面對自己妻子婚後變成娼妓的事實呢??...我無法想像...只能以同理心感到深深的挫折...
而造成妻子失控的主因...卻無法以"愛情"來進行補救...也是我非常納悶的部分...

這讓我想起眾人對佛洛依德的批評...
因為佛洛依德在研究人心時找的研究對象都是罪犯或精神病人...
所以他的研究被批評為是過份偏頗於極端的...
而村上的小說其實也有類似角色設定過分極端問題...(我想應該是這樣比較好寫吧)...

所以讀到一半常常得提醒一下自己...不要把特例看成是一般性喔...


此外...這部小說嘗試訴說...當人生命面臨過死亡威脅...則將會對生命有另一番體悟...
...心裡有一部分的自己會死去...

我其實不能接受這個論點...因為在我的經驗裡...
的確在生命受到威脅的當下...會認為"多數事物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活著"...
但在脫離險境後...卻又會認為"生命轉瞬消逝,所以每件事情都珍貴"...

所以人在激烈的生命衝撞下會有所改變...但不會死去甚麼...
...或與其說"死去"...不如說"不再重視"還來的比較恰當...

讓間宮中尉出場...應該是要強調這部分關於生命理解的討論...
但很可惜...我似乎更關心久美子是不是真的讓岡田戴了綠帽子...
尤其是第三部...感覺為了收尾而顯的相當混亂...許多部份即使不放進去其實也不要緊...

所以說...我不太習慣這種接近完結卻一直被打斷的形式...
...就像做愛時若在高潮前一直被打斷...就算結束了...心裡也只有覺得悶而已...


以上...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