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小說...環環相扣...
感覺就像在拼圖...拼湊的過程雖然不輕鬆...但是越拼到最後會越容易...
剩下來的缺塊也會顯的很清晰...

但有些小說卻像在搭衣服...上衣,下身,外套,鞋襪,包包,配飾...
每個部分都能獨立存在...也都能各自作為主角進行發展...
設計師逐一選擇...進行搭配...眼前這套服裝就會慢慢成形...

有時候...一開始令人不快的突兀搭配...會漸漸的被其他新增的部分軟化融合...
有時則能形成明亮對比...點出服裝設計師心中想要呈現出來的精神力度...
甚至設計師可能在搭配的過程中...逐步修改心裡的想法...

總之最後會搭配出千萬種選擇中的一個整體...穿在假人model身上...
不管這個假人model喜不喜歡...她也都只能孤伶伶的僵站在百貨公司的服裝專櫃前...

...讓多數的人視而不見...少數的人品頭論足...極少數的人驚為天人...

最重要的...她成為了一個視覺上的整體...至少讓人感覺完整...
(想像展示櫃中的木偶若只穿上衣而光著下半身,多少還是會讓人感覺彆扭,呼吸加速...)

所以讀著這小說...像看著設計師專注的搭配服裝的過程...等到讀完...才能見到整體...
(雖然最後出來的整體讀的人不見得喜歡...)


...整個故事是敘述詩人的一生...


看完時...捏了一把冷汗...慶幸自己能堅持讀到最後...見識到大師的功力...
否則我可能會帶著偏見認定自己不喜歡這位大師...
且可能輕易的對旁人下"昆德拉喔,我讀過,覺得寫的很爛,因為..."這種可笑的結論...

看的時候好幾次都想停住...
而這幾度想要放棄閱讀的原因...除了忽然出現在結構上一時無法接續的斷層...

另一則是談到了"詩"...

在讀詩般的小說時...總是要緩下腳步在字句間漫步...
...文字間的段落跳脫...乍看之下覺得難以理解...但在仔細咀嚼這些文字後...
才能慢慢的看見背後模糊的圖像...然後幾經複頌...模糊的圖像會越來越清晰...細節也越來越清楚...
而且對這段文字的感受也會越來越熟練...
把全副的心力要放在描繪腦中的圖像...難免會有點忘記要繼續讀下去...

而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則是小說中談到政治...
對於下定決心十年不投任何一張票...且長時間不再看政治新聞的自己...
小說裡談到政治,理想,創建美好的明天等等...總是讓我感覺厭煩的要命...

好在小說裡雖然談到了政治...詩人也投入左派...但本質上並不是在談政治思想...
也並不嘗試說服別人認同且支持某個派別...
而是在描述小說中人物屬於自己的心境...及在這樣的環境下所做的事情...
所以如果抽掉政治背景...還是可以清楚看到人性上不為環境左右的基本反應...
詩人只是正好成長在無產階級革命的環境裡...然後在成長因素影響下投入左派...

多半的時候還是在談著人性...然後討論著人在表象行為下驅動自己行為的根本原因...
一個母親為何要打斷兒子與女友做愛...一個少年詩人始終無法打破處男的苦悶...
還有少年詩人對感情的獨占慾望及對情人背叛的靈敏嗅覺等等...都寫的絲絲入扣...

雖然整體的故事性並不強...但也決不弱...一個個片段看似鬆散零散...
只要整個讀完...就能感受到小說結構中的層次感...

這部作品在法國得了獎...所以我在幾度被劇情欺騙後...
常常讀到一半...開始緊張兮兮的懷疑著事情似乎並不像憨人所想的一般...
(因為在讀的過程中實在被騙太多次了)
很多部分在開始時看似很偉大...但實際上...卻可能在最後發覺只是因為一些私心...

而且這個私心並不是固定的結論...而是動態行進的結論...

...現在看是如此...等會看又不是這麼回事...結論是浮動的...


在許多冠冕堂皇的理想背後...其實可能只是一群宅男府女精蟲衝腦...
一旦遇到真實的愛情...在濃烈的情感中彼此性器緊密嵌合...理想就會消失...只剩簡單的幸福...

而現在某人做了件極為可惡的事情...等會...又會發現其實一點也不可惡...有時還覺得傷害的不夠...

所以小說裡層層疊疊的想像...讓人總是一顆心掛著晃來晃去...像顆不斷抖動的水球...

讀完後第一個感覺...就是一定要維持良好的精神狀態...專注在字句間...

...才不會被那"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的結構搞的很煩...


以上...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