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和圭介參加全國高校游泳決賽前所作的惡夢裡,我第一次聽到「失格」這個詞。
就算沒學過日文,應該很簡單就可以猜到其意義大概就是「喪失資格」「遭淘汰」的意思。

所以從書名,應該就可以知道這大概不是甚麼正向光明的小說。

如果遇到比較尖銳的人,也許就會下比較不留情,且讓人難以駁辯的結論,如:

「不過是一個沒用的男人,不斷辯解自己為何會那麼沒用的小說。」或者是
「一個失敗者,不斷的對陌生的讀者展示自己撲跌的醜態罷了...」


這樣說都沒錯,我多少也有這樣的感覺。

不過,讀這本小說時,卻讓我有點欲罷不能。

冷靜想想,回到小說的設定上來看好像隱約可以感覺到一些原因。


首先,是因為男主角的俊美。

因為俊美,所以總是有女子拒絕不了這樣的吸引,
也才能讓這男人能變成一條魚,天生適合活在水裡。


其次,是這個男人的體弱。

從俊美的外貌下咳出血來,連沾了血的手巾都不自覺帥了起來。
更別說能引起某些女子深藏心中的母性。


第三,就是這個男人的演技。

外在不自主的掩飾與對刺激下意識的有效回應,
不僅讓這男人自然被接納於群眾之中,
也讓這個男人看似悠然自適其實疲累不堪。


還有,就是這個男人的自知。

他是個善於自我觀察的男人,也是個能準確感受環境中細微變動的男人。
有能力看見外覆下的自己,也有能力找到能讓他生活的較為輕鬆的環境。

而這男人也知道自己其實只是隻張大嘴巴讓浮游生物自行入口的魚,並不具備狩獵本能。

所以在這樣的自知下,他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與環境格格不入而無能為力。


接著把幾個特質連結起來,浮現在眼前的是一種極端的人物典型。

這男人既俊美又體弱,既虛偽又自知,然後在自知之下又陳述著自己的無能為力,
的確很適合擔任主角。


**********************************************

完美的悲劇,會讓讀的人很難質疑主角的缺陷,
而且會讓人在主角的遭遇裡看到零碎的自己;

而不完美的悲劇,則只會讓人注意到主角本身,主角在屋頂徘徊,
其目的也只是引人注意。
這樣的情形反覆幾次,也會把旁人的耐心耗盡。



這部小說因為典型的極端,所以故事頗為吸引人。
只要少掉上述的任何一個特質,這主角都只會讓人感到厭煩而已。

而像平常那些社會新聞,都只是不完美的悲劇,
旁觀者一點都不覺得淒美,反而常常覺得有點厭惡。
也都多少會覺得新聞裡的主角其實還有很多出口,不夠格走到那樣的地步。


換個角度想,這小說其實也表現出一些天生具有出眾條件的人心裡的無奈。
因為這樣的外貌,所以吸引了許多好處自行靠近。
從一開始就面臨選擇,自然學不會給予。
而像我輩凡人,天生就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靠近別人乞求臨幸。
所以我也只能聽聽,不太能明白其中的奧妙,也許只能期盼來生能是俊男美人吧。


不過,「天生就面臨選擇」這件事算是幸運嗎?

作者恐怕給了一個負面的答案。
他認為優柔寡斷的個性,若活在充滿選擇的生活裡,也不會有出口。


要不要改變?有沒有能力改變?該怎麼做?這幾個問題作者都沒有處理。
也有可能是作者認為「反正怎麼改都沒用」,所以沒有後續的動作。

遇到這種結論,我想讀者心裡應該要有所警覺,畢竟作者是在「完美悲劇」的設定下認定沒有出路。

而讀的人,活在真實世界裡,應該還是有許多可以著力的地方。




以上...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