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 am 醒來。是被老哥房裡那種惱到人神共憤的鬧鈴給吵醒。
精神仍恍惚著,順手開啟手邊,昨天重灌了N次,卻仍然有問題的notebook。
「大概是氣過頭,把鍵盤敲壞了吧。」我想。只好勉強外接個鍵盤撐一下,能撐多久算多久。

再看一眼時間,有點恍神,懷疑是自己看錯。
平常這時早就清醒超過一個半小時了,但卻怎麼也想不起今天為何晚起的理由。

開啟音樂資料夾,Laura Pausini嘹喨聲音從喇叭裡緩緩飄了出來,老哥就來敲門了,
遞給我兩張唱片行的折扣券。

「這啥?」我還在狀況外。
「無間道啊!」他說。

我這時才隱約想起好像昨天有說要去找這部電影的DVD。

7:35 am 開了熱水,水帶了點力道從蓮篷頭灑打在頭上。
這已經是習慣了,清晨不淋浴,我實在醒不過來。

被溫熱的水激打過全身,終於在水滴兀自掛在髮稍的當下,我想起了昨晚失眠的理由。

是因為心裡的想望,終於滿到溢了出來。「我想去台北。」


8:35 am 刪光原本存在隨身碟裡的檔案,把一堆音樂跟演講錄音存了進去,心裡卻又開始猶豫了。
最後我決定把這樣的猶豫視為懦弱的惡魔,為了展現行動力,我決定忽略阻止我出門的聲音。

「我非去不可。」
「那無間道呢?」惡魔問。我沒理他。

9:05 am 走進便利商店,買了伯朗曼特寧的無糖咖啡、一個雞腿三明治、Airwave薄荷糖。
結完帳,才想起忘了買電池,只好又折回便利商店。

9:10 am 買了車票,幾乎沒有等,就上了車。
星期五的上午,車上散坐著幾個看似洽公的上班族,
當然,還有幾個像我一樣,看不出為何要去台北傢伙。

車上的電視正播放著政論節目,我沒興趣。
從城市,然後山林多了起來,接著建物又多了起來,然後又是野林,再慢慢的,就都是城市,
然後,比城市還城市。

我一邊吃著三明治一邊看著窗外流過的景緻,開始胡思亂想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譬如:樹木若想在山林中被注意到,有三種方法。
其一,就是長的極其高大健壯,讓人不注意也難。
其二,想辦法開出火紅的花朵,就可以在萬綠叢中脫穎而出。
第三,就是枯死,樹葉掉光,在一片生機盎然中,死亡是很容易被注意到的事情。

還有如:住在野林間的人們,會不會因隔絕而孤獨?
住在海濱的人們,又會不會因孤立而疏離?


...................................


11:18 am 下車。我沒目的地,走過台北車站,每幾十公尺就站了警衛。
警察看了我幾眼,露出放心的眼神,可能是因為我今天穿了藍色POLO衫的關係。

站在忠孝西路上左右張望,腦中閃過幾個畫面片段:有101大樓、敦南誠品、淡水海邊、
捷運劍潭站、還有輔大校門口。
遠遠的看見101大樓遠遠的隱在霧裡,「去101頂樓好了。」

這個決定讓我有種心神寧定的直覺。


11:45am 走出捷運,空曠的信義計畫區其實原本就帶了新利的時尚味。
行人不多,但不顯蕭索,人行道磚道上滿是人味,沒有乏人踩踏的氣息。
時近正午,初秋的涼風帶走了熱焚。

我先進了誠品信義店。

是間規模很大的書店。
一上樓,就發現這個平面空間巧妙的把人帶進不同的感受裡。
書櫃帶著穿透感,浮離地面,可以看見站在對面的人若隱若現。
對於喜歡因社交功能而逛書店的人來說,是個有趣的設計。

圓形區域隔出幾個大的區塊,繞著圓弧外圍的動線,延長了行走的距離,似近實遠。
圓形區域的中央則設了座位,置身於圓中,被書團團包圍,
我看見有人臉上掛著舒適的幸福感,有人卻一臉慌張的逃出去。

逛的有些渴了,我留意到似乎沒有提供飲水。只好更小口的喝著所剩不多的飲水。
一層逛完,正要離去,卻又發現樓上還有。心想要逛就逛到底,於是又上樓。是文學區。

一樣的寬敞,卻也是一樣,裡頭的人不多。
我留意起結帳的人數,好奇著投資與營收似乎不成比例。


1:25 pm 終於到了101。抬頭望了一下,是不是因為天空太高,才顯的這高樓似乎也並不高聳?
問了警衛,他說要先到五樓入口買票。所以我上了五樓。
票價350元。我愣了一下,還是買了。
我留意到自己所擅長的語言,似乎在這群排隊等電梯的人之間並不強勢。
而我也留意到,那美麗中帶點可愛的售票小姐似乎因為我說中文而忽然有鬆口氣的感覺。

電梯忽然就到了,一群人魚貫進入,關上門,燈忽然暗了,頭頂上亮出了令人驚奇的星光。
而正當大夥注意力還沒完全從星光中移開,電梯竟然已經到了頂樓,整個過程不到三十秒。

門一開,迎著我的就是半空中的藍霧。
我終於站上這世界的某個頂點。

雖然對整個世界而言,這個頂點其實微不足道。但我仍想從這個高點傳出些甚麼訊息,
所以我撥了電話。

整個城市塵霧瀰漫,天氣雖好,卻仍看不清。
我把臉貼到窗邊,看著一旁幾個日本觀光客正專心聽著耳邊的導覽機。
對我而言,這個城市太過熟悉,
所以我很好奇從陌生的眼光看著縮小後的陌生世界會是怎樣的感覺?

坐在椅上休息一會,喝口水,順便猶豫著是不是要叫杯咖啡吃個點心。
花了350元,實在不想隨隨便便就下樓。
忽然瞥見三個外國人到一個寫著「戶外觀景台」的櫃檯,然後又上樓了。
心想「都已經在這裡了,只差一步,不如再上去吧。」

所以我吹到了離地面391公尺高的秋風。


2:32 pm 下午的觀光客忽然多了,整批整批的上樓。我擠在一對年輕的日本情侶間下樓。
氣壓的變化不斷給我帶來耳鳴。
肚子很餓,我轉進巷子裡,找到一家燒臘店,叫了餐。
吃過飯,我決定去敦南誠品。


3:15 pm 敦南誠品附近多的是OL。走進這一區,一方面是非常喜歡這一帶鬧中取靜的舒豪感,
另一方面自己會被迎面而來的忙碌上班族給衝撞到,被迫思考自己與工作之間的關係。

敦南誠品的地板依然很薄,不斷發出聲響。
我猶豫著是否要批評地板太薄這件事,
畢竟日式房屋原本就是日本戰國時代為了避免主公遭刺客暗殺,
才設計這種走路會發出聲音的地板。


4:15 pm 在略嫌空曠的商圈中走了一下午,有些累了。


迎著一片橘紅的夕陽天藍,陽光還有點刺眼,
看著城市盆地溢滿黃暈的模樣,


我想起了夏天時沒有成行的海邊,想起S的相簿中,那張聳著101高樓的照片,
也想起幾次對談中那隱躲在路邊的書店......


這些日子,我實在累積了太多的想望與想念,

原來,今天的遠遊,背後的原因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單純。



以上...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