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本,
讀完後,虛脫的感覺幾乎跟看完射鵰英雄傳後緊接著看完神鵰俠侶一樣。

...有點空白疲累...

癱軟在床頭,已經是深夜兩點,

回想起這一兩個禮拜混亂的作息,
腦袋還是不太能運作。
一旦投入在故事裡,常不自覺就忘了時間,
已經有幾次猛然回神,竟發現已經是凌晨三點。

雖然熬點夜對很多人來說沒甚麼了不起,
但對我,熬夜難免會帶給我些許罪惡感,畢竟我過了兩年頗為規律的生活,
每天六點起床,最晚半夜一點睡覺,一切都是為了有好的精神體力準備考試。

現在卻是每天窩在床上溫暖的棉被裡著迷的看小說,然後過了大半個夜,
才在心中微微的責備聲中讓自己睡去,
接著迷迷糊糊的睡到白天。

想想自己跟這部小說似乎有某種說不清楚的牽繫。

若不是厭膩了文字,我不會讓自己去看電視,而若不是沉迷於電視,
我也碰不到改編自這部小說的港劇,

此外,若不是被缺乏想像,現實性強的小說搞到心煩意亂,
我也不會被這個結合科幻、歷史與武俠的港劇所吸引,
若未被這港劇吸引,我根本不曉得原來真的有部小說叫做尋秦記。

而如果沒有看完港劇熟悉人物故事的基礎,以及對改編與原創之間的差異感到好奇,
我想我大概也沒那個耐心看完這部小說。

所以,好像真有那麼點因果關係。



翻開小說,眼前的故事卻顯的相當陌生...心裡不禁OS:這是怎麼一回事??

接著小說中的故事與港劇越離越遠,
雖然兩個項少龍都回到了戰國時代,走法卻完全不同,之後的遭遇也大相逕庭。

不過,整個看完,
倒是可以發現港劇其實是將小說中既有的元素打散後重組,

原先我以為電視劇已經相當複雜了,想不到那仍是已經簡化後的結果。


因為愛讀金庸,所以幾年前也曾粗略的提煉金庸小說所隱含的性格,

而這些金庸小說裡有的性格,尋秦記大概也都具備了。

不過我想尋秦記還要多出一個「科幻」的元素,
而這個科幻的元素不僅讓想像豐富,
更讓主角理所當然的變成當時代無人能及的趨勢觀察家及馬蓋仙。

此外,項少龍在小說中儼然是個風流遊俠,歷史背後的黑手。


在他那成群鶯燕中的最愛,我想是趙雅。

那天正看到趙雅又棄項少龍,心裡很悶,
在街上偶然聽到一首經典舊歌...

「... 怎麼忍心怪妳犯了錯 是我給妳自由過了火 讓妳更寂寞 才會陷入感情漩渦 ...」


這樣的巧合也讓我腦袋暈了一陣...

想著...項少龍聽到這歌大概也會痛苦的亂七八糟吧...



只是,

有件事情仍讓我心裡感覺很混亂,

因為,

當小說只進行到第100頁,

...主角項少龍卻已經跟7個不同的女子做愛超過10次...



仍讓我在心裡深深嘆息著...唉...人帥真好啊...




以上...









--------------------<<附錄分隔>>----------------------------------------------------------------

大師的經典元素

91年11月20日/中國時報


  一般而言,坊間幾乎全將金庸小說歸為「武俠小說」一類,然而,古往今來可謂「經典」者,幾乎在表象的結構體之下,仍可以發現其他不同的元素鎔鑄其中,不僅沒有因為摻雜了不同元素而顯得混亂,反而令人有開闊眼界,跳脫原有侷限之感。以下便提列筆者閱讀金庸小說時,在字句間所感覺到的其他元素。

一、金庸小說的「動作小說」性格

  無庸置疑,金庸小說在武打動作的描述極盡巧思,不僅關注武打場面中人物的動作是否連續流暢,更留意到場內所有人的相對位置,對於武打動作的描述更是細膩,讓人讀來如有親見,栩栩如生。

二、金庸小說的「言情小說」性格

  金庸小說最引人入勝之處,也在於男女情愛的描述。男女的最終結合必然經歷一番曲折,隨著故事一路發展,讀者也被無數的心動、嘆息、絕望、心碎所觸動,心有戚戚。更甚者,從小說人物的經歷與心境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因而不忍卒讀。由此可見金庸對人性的描述有其獨到與精準之處。

三、金庸小說的「偵探小說」性格

  在「福爾摩斯」、「亞森羅頻」、「柯南」、「白羅」等人的眼中,最擅長的不外是精確觀察、抽絲剝繭,最後真相水落石出。細心的讀者必然可以發現:金庸經常在小說中留下了揭破真相的線索,其高竿處,就是一方面鋪陳故事,一方面把線索留得不著痕跡;而在真相揭發後,一切又顯得合情入理,將偵探小說的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

四、金庸小說的「歷史小說」性格

  金庸小說經常以實際的朝代作為背景,所以對於人物的衣著、服飾、髮型、背景環境甚至書畫詩詞的描寫都甚為考究。此外,歷史小說常著墨的權謀、機巧也時常出現在金庸的故事之中。一時興起,讀者甚至可以以朝代作為線索,將全套金庸小說遍覽,走過中國歷史。看著虛構的主角與歷史人物同台演出,小說與歷史緊密的交織,不禁令人心神嚮往,虛實不分了。

五、金庸小說的「旅行文學」性格

  閱讀金庸小說,有時就像是跟著去旅行。一個個熟悉或陌生的地名,在金庸的描述之下,幾乎就像真實的景致在我們面前開展了一般。旅行文學除了沿途獵奇採艷之外,有時也會穿插一些冒險家途中所遭遇的故事,所以,當我們跟著金庸小說中主角或趕或逃,背後的自然景致也如動態的連續,跟著我們向前三十里,折返二十里了。如果說得不誇張,當我們閱讀金庸小說時,手邊擺一張中國大地圖,也許更能讓我們方便閱讀。

  以上便是筆者對於金庸小說中較為顯而易見的部分做一粗淺的提煉。每一種類別的小說,都或多或少在不自覺中觸動不同領域讀者心境,而筆者認為,金庸小說就是因為融合了這麼多繁複的性格,始能吸引如此廣大的讀者。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