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會聽到救護車疾嘯的呼聲刷過窗前的馬路。

記得剛搬來,還曾經一度因為夜半救護車的嗚吼聲而難以入眠,

甚至有幾次,還將忽大忽小的警笛聲幻聽成惡夢裡詭異的笑聲。


不過如今,這一切早已成習慣。

現在若是問我,前一個晚上我到底聽到了幾次救護車的鳴叫聲,

我答不上來...怎麼可能注意到這種事??...


但昨晚,也許某次的警聲裡,是載著那個令人關注的女子。



然而,真是關注嗎??


今早睡醒,整理完,已經是九點。
一如往常的走到急診旁的攤子買早餐,而門前只停了救護車。

順路走到便利商店,拿了前兩天在網路上訂的書,後悔沒能趁機跟超商的女店員多說些話,

回家,看著今年澳網女單冠軍戰,滿心期待莎拉波娃能贏小威廉絲,
最後卻是一路落後,疲於奔命的輸掉比賽。

因為前幾年的女單好像都是大小威廉絲她們家自己在玩,對她們身上的氣焰覺得不舒服。

今天,又看到她求勝且堅定,但有些不顧旁人的專注神情,
我雖然不喜歡,但也無話可說。

私心我還是希望莎拉波娃能逆轉,可惜事與願違,



看到支持的球手輸球,心裡終究有點悶。


中午時飄起冷雨,
窩在房裡忽然想起Eric Clapton的Tears in Heaven,

迷迷糊糊睡了一覺。


直到傍晚,雨停,天氣更冷了,我走到澄清旁買晚餐,
發現六七輛SNG車停在急診室的門口,我心裡很納悶,不知是甚麼大人物被送了進來...


回家開了電視,才知道這個消息。


她從昨晚就被送進急診,但一直到今天下午才被知道,這之間的空白,

不正表示若未曾被意識到就從不存在??


現在,那女孩還在我身旁不遠的病房中急救著,
而過去的每一天,也都有許多人靜躺在我的附近生生死死,


只能說,當一個生命被許多人注意到,她的生命,就不僅僅是她自己的,

還要負擔某些所謂的社會責任。


然而,這些所謂的社會責任,一旦面對真實的生與死,是否仍具份量???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