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一部相當迷人的科幻小說。


如果嚐試找出自己對太空最初的想像,

我想我會得到一張印在多功能鉛筆盒上的照片,是張太空人正在地球上方進行漫步的照片。

現在看,難免覺得那套太空衣穿起來一副臃腫笨重的模樣,

但那時,我只覺得那樣穿很帥...


逐漸的,我開始喜歡想像...我會想像自己若竄出大氣層...眼前會是甚麼景緻...

現在這些東西已經不再需要靠腦袋想像了...因為網路上已經有太多衛星照片...

甚至連所有夢想上太空的人心中最高的神秘殿堂..NASA...也可以隨便在鍵盤打上 www.nasa.gov就可以接觸到...



不過我仍記得...若將自己的情感與那宇宙的浩瀚無垠進行連結,難免對人類的處境感到孤獨,

進一步,當然就很容易問起...「宇宙中,是不是只有人類??」...


倪匡的科幻...在很渴望探索世界的年紀裡...就莫名其妙接觸了...

只是時光久遠,現在問起來,我也只記得唯一一個模糊的片段...

...就是有個人不斷在猜一個木箱子裡所裝的東西...


這個片段只是倪匡所寫過無數小說中的一個不起眼的段落...我很想再找到那個故事回頭看看...

可惜想到要一部部去看就覺得有點沒力...




老爸退休前一直在學校教的是地球科學、理化、跟生物...

加上他兼了教務處的行政...管實驗室跟器材室的鑰匙...

所以我經常有機會在私下用學校的光學顯微鏡跟反射式天文望遠鏡...

尤其當新聞報說"土星大接近"、"火星大接近"...或"月偏蝕"之類的天文奇景出現,

老爸就會帶著我跑到學校,拿出那幾乎全新的名貴器材來滿足我(跟他自己)的好奇心。


不過我還是要付出代價,就是每逢寒暑假我得去實驗室裡幫他清點器材,打掃實驗室。


他並沒有刻意培養我走理科...而我似乎也是自主著對太空深深著迷...



所以14歲時最喜歡的閒書...除了兩本偵探小說...就是一本「如何觀測星星」...



曾經一度,我沉迷於自己動手製造望遠鏡...

把家裡所有的放大鏡都拿來,連阿公的老花眼鏡也不放過...然後開始效法伽利略作實驗...


終於,我自製出一支折射式望遠鏡。


只可惜我終究沒能成為科學家,

因為我大學聯考的物理成績真是很難看。




好在這部小說在科學的部分其實沒有那麼難理解...

許多部分都是已經很熟悉的...

難免遇到一些從未想像過景象,或者反覆參詳卻仍琢磨不透的敘述...

...但那並沒有構成閱讀上太嚴重的干擾...所以物理不好其實也無所謂...



...真正棘手的反而是自己的心境...




要回憶起自己在青春期時對人類是否孤單存在於宇宙的想像,的確很難。

而現在叫我拿著曝光黑掉的底片坐在操場邊迎著陽光看日偏蝕,也已經不太可能做到...



這本小說出版於1968年,裡頭有許多橋段,其實也已經「經典化」了。

就拿哈兒的叛變來說,近期的電影「機械公敵」也沿用了這樣的創意...

而書末旅館房間那一段,也跟茱蒂佛斯特主演的「接觸未來」在最後與外星生命的接觸...在概念上相當一致。



當然這部小說的出現遠早於那些電影...



這讓我想起最近的「神鬼無間」。

我認為「無間道」裡最經典的片段就是最後劉健民與陳永仁在天台上談判的那段...

「神鬼無間」沒有進行更動,也讓我在情緒上比較能接受...


古龍的「流星‧蝴蝶‧劍」的老伯那段,也被批評家說是抄襲「教父」電影的原著小說裡的柯里昂。

這些片段我想古龍的確有抄襲的嫌疑,因為兩本小說我都已經詳細看過...

不過...再回頭想想,這兩本小說其實已經有各自的生命...


片段相同...也許就只是因為再沒有人能寫出更好的敘述...

與其不倫不類...不如盡情模仿...



至於智慧財產的問題...就丟給那些學法律的人去煩惱吧...

畢竟兩本在某些片段相類似的小說,就讀者而言,並無所謂,也沒甚麼利害關係。

只有那些一心以販賣智慧獲利的人才會如此斤斤計較...




回到小說,

我看過的科幻作品不多,所以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外星生命不以「祖先」自居...

...反而是操縱演化...

而外星生命的存在形式也與我過去的理解有相當大的不同...


小說末段的描述,不過是眾多想像中的一種...

最後似乎也提出了「所有生命系出同源」的想法...


只是這不免把科幻領域與靈異領域搭上了線...



...我覺得這也是個不錯的想像...






以上...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