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一時激昂,對著媒體大聲控訴敵國在沿海部署了幾百枚飛彈瞄準台灣...


接著沒過多久,就有在敵方的諜報總部被揪了出來...傳說是情治上一次嚴重挫敗...


...就只因為總統一時腦充血...


後續有些消息...許多被逮的情報人員其實也都沒有經過專業訓練...

只是被情治單位吸收後幫忙蒐集情咨...


所以,這樣的世界,其實跟我們的生活始終平行存在著...



會吸引著人靠近...但一不小心卻會致命...





「權勢的魔力」


張愛玲用了這樣的一個形容詞,來說明這樣的吸引力...



擁有權勢,代表著能掌控資源,呼風喚雨。

一方面保護了自己,同時也突破了原來的侷限與不同階層的人來往...

另一方面或許也能從中獲取尊敬;而比較偉大,可能想藉此改變環境的運作等等...


總之,站在關鍵的樞紐上,或許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隨時會有人來找,隨時要做出決定,失蹤三天...天下大亂...)



只是,這些促使人們追逐權勢的理由...彼此間界線太模糊了...

而權勢,並不是單一絕對的存在,而是只要能集結資源產生力量,就有權勢...





這篇小說有兩大權力核心:一是易先生,一是吳先生,彼此對立。




然後出現一群嶺大學生,表面上熱血沸騰充滿理想,

其實活在大時代裡,每個人都活的極其卑弱,像簍蟻...

人人都想接近權力核心,畢竟生在亂世,大家都很軟弱,需要後台,需要保護。


也都在人命草賤的時空環境下...急切的想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



...只是始終不得其門而入...




終於,鄺裕民的小同鄉給原本緊閉的門開了一條細縫,

哪怕這縫是如何的小,都得要硬擠看看...

加上易先生屬汪精衛陣營,普遍被視為奸佞,所以學生們幾乎沒有抗拒就選擇了與易先生對立。




整個刺殺的安排,嚴格說來不算鬧劇...畢竟他們玩真的...

騙局考慮的還夠周到...



「 既然有犧牲的決心,就不能說不甘心便宜了他。

今天晚上,浴在舞台照明的餘輝裡,連梁閏生都不十分討厭了。大家彷彿看出來,一個個都溜了,

就剩下梁閏生。於是戲繼續演下去。」



「在學校裡演的也都是慷慨激昂的愛國歷史劇。......下了台她興奮得鬆弛不下來,大家吃了宵夜才散,

她還不肯回去,與兩個女同學乘雙層電車游車河。......」



王佳芝失處,在張愛玲的筆下似乎也沒如此不堪。

她似乎在一開始就隱隱知道...這一切犧牲...都是為了接近權力核心...

她是個想活在聚光燈下的人,只要戲劇續著演,她都想繼續扮著主角...



...舞台上的聚焦讓她感覺到存在...而抓住別人的目光...也是一種權勢...




在色誘易先生的這齣戲裡,美艷就是她的權勢,讓她能夠引獵物上勾...

而易先生的權勢,則在於他身居要職揮金如土...



所以如此交鋒,各擅勝場。




而王佳芝終於如願捲進當時代政治的核心;而易先生何嘗不是被捲進若無權勢他一生都難親近的美艷溫柔之中...




「他不在看她,臉上的微笑有點悲哀。本來以為想不到中年以後還有這樣的奇遇。當然也是權勢的魔力。」





只是在核心之中,王佳芝發現...



易先生的權勢,與吳先生的權勢...在本質上似乎沒有不同...


所以她遲疑,她迷惑...易吳雙方權勢核心的齊質...才讓她忽然想...



「...這個人是真的愛我的...」



...最後放走了易先生...




「那,難道她有點愛上了老易?她不信,但是也無法斬釘截鐵的說不是,因為沒戀愛過,

不知道怎麼樣就算是愛上了。從十五六歲起她就只顧忙著抵擋各方面來的攻勢,這樣的

女孩子不太容易墜入愛河,抵抗力太強了。......」



這也是身為主角常有的恍惚。



「事實是,每次跟老易在一起都像洗了個熱水澡,把積鬱都沖掉了,因為一切都有了目的。」



接近老易,就是王佳芝的舞台。


戲子在上台之前背台詞記走位所帶來的緊張鬱悶,總會因開演而一掃而空。





...這樣說來,王佳芝放走老易似乎也難以否認她並不希望這齣戲落幕???...



她已經入戲太深。





「有一陣子她以為她可能會喜歡鄺裕民,結果後來恨他,恨他跟那些別人一樣。」

這句話我琢磨了很久...

連著上一段看...什麼是愛說不清楚,恨倒是感覺的明明白白...這當中有我難以參透的玄機...



李安在電影裡的解讀是--


原本鄺裕民是能在王佳芝破處前還有機會回頭,但他沒有,他選擇旁觀,讓戲繼續演下去...



這樣說來,鄺裕民也是為了能走進權力核心而犧牲了自己與王佳芝之間的愛情...


所以她恨他...恨他跟那些別人(大概也含她自己)一樣,盲目急切的追逐權力...




當喝下權勢這種春藥...等藥效發作...

雙頰不自主的潮紅,身體下意識的反應...



然後


什麼都會在迷迷糊糊中給了出去...


一切,永遠都發生的很突然...




而王佳芝無疑吃了這春藥,鄺裕民何嘗不是??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