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小康的爸爸把湘琪的行李從湖水裡撈上來,我終於明白,

他隨著錶跟著湘琪去了巴黎,



最後,走向那個巨大的輪迴...



而這些不過是象徵意義而已,不是一般驚悚片,並不恐怖。



或許這也可以說是小康的幻想...

尤其在親友剛過世不久,人們經常會假裝他們只是遠行...藉此減少悲傷...


台灣傳統的民間習俗,經常告訴大家在親人過世之後四十九天內,

家中的每個生物都可能是那死去親人所幻化...

我就曾經被阻止過...當我試著用拖鞋拍死一隻飛蛾時...



小康或許不相信親人會化成其他生物...但他終究迷失在屬於他的想像裡...

比方在賣錶給湘琪的時候,說戴他手上的錶會衰...也不敢半夜去小便...



所以小康裝做父親只是遠遊到巴黎...倒也可以減少些「再也見不到」那樣突襲而來的悲慟...




然而,當小康把蟑螂抓去餵魚時...或許也可以解釋成弒父的心理...

能這樣表現真是功力...



不過,如果延伸再想...每個人其實都以自己所相信的方式降低失調的情緒...

比起小康偏執得想把時間調慢七小時,然後努力看《廣島之戀》《四百擊》之類關於巴黎的片子...



小康媽媽的方式無疑是有巨大寂寞的...



夫妻之間長時間的相處,對彼此生命緊緊纏繞、糾結...死去的人就是死去...

而活著的人卻要面對的是失去生命的巨大枯藤的緊織...還有...那些難以重來的過去...



看著覺得很傷心...也很擔心...

就算已經學過《與妻訣別書》...對於夫妻之間誰先死的問題不算無知...

...也曾經在意亂情迷的時候說過「寧可汝先吾而死」之類的話...



但看著電影拍出了那種傷心...心裡還是不安...



想到自己或許有一天也終要面對...心情難免沉了下去...


...或也可能此生碰不到能讓自己這樣傷心的妻子...那就又是另一種不安與寂寞...





湘琪為何而去巴黎我一點也不知道,只忽然有一幕盯著灰黑的墓碑...或許是有親近的人死在那邊吧...

反正人不會閒著沒事跑到國外觀摩公墓的...


她的行程像是Long-Stay...也不是一般的遊玩。



相較其他幾個角色,湘琪的寂寞表現的非常隱晦...

甚至可以說,我只能感覺到一個忽然跑到異鄉的女子,有點搞不懂自己為何會跑到巴黎,

也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找些什麼的那種無助,以及把自己置於無依境地所帶來的不安...



她親吻了另一個女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如果沒有理由,那也只是更顯出她心中的寂寞...





看蔡導的電影時,有個挺有趣的經驗...

就是當我將影片暫停,拎起杯子穿起拖鞋趴拉趴拉的去倒水,週遭的聲音忽然鮮明了起來...

當下竟感覺自己似乎也正演著電影...



螢幕中有個蓬頭垢面的男人,背心短褲,拿起遙控器暫停了影片,站起身,拎起杯子穿起拖鞋...

趴拉趴拉的走去倒水...水從飲水機中流進杯中,有水聲,然後他端起杯子,喝水,辜嚕辜嚕的吞嚥...


接著回到沙發,PLAY,影片繼續...電視裡有一個叫小康的男子用竿子調寶來證券的大鐘...




嘿,原來這才叫做人生如戲啊...



蔡導跟村上春樹應該是同一掛的...而請蔡導來拍幾米的繪本或許也會拍的比杜琪峰好...


整部電影昏暗暗的充滿疏離...


湘琪最後找著的電話應該是小康的號碼吧...為什麼她會忽然想起小康呢???


應該也是沒來由...我們不也經常忽然想起某個僅見過幾面的陌生人???




電影在小康爸爸輪迴後就結束了...活著的人怎麼辦??繼續孤單寂寞疏離的過下去??



...不然還能怎樣??...





聽說《你那邊幾點》接下來還有續集...叫《天橋不見了》...我沒看過...

只看過簡介...說湘琪從法國回來後發現天橋不見了...



...而小康...也不見了...


他不再賣錶,因為所有的錶在嫖完妓後被那妓女整個幹走了...



...於是跑去拍A片...






接著第三部...就是《天邊一朵雲》...




湘琪終於在偷拿別人的水來洗西瓜的時候碰到了小康...








回頭想想,小康努力把時間撥慢七小時,坐在天台喝葡萄酒...


他心裡想的除了爸爸...或許還有湘琪...


...一個不在乎自己身上死晦之氣,執意要自己手上的錶的怪女孩...很難讓人不記著...




不同於《你那邊幾點》的幽闇壓抑,《天邊一朵雲》亮晃晃的討論慾念...

翻過之前一些很精采的意象討論...西瓜、水、鑰匙...各有代表意義...

幾場歌舞也讓情慾的討論多了歡樂...



而我想從《你那邊幾點》到《天邊一朵雲》...應該有些延續...



活人為何會有那麼多的孤寂??




看過小康強迫症似的把時間調慢,就變的很難理解他為何要去拍AV...

反正他就去拍了Av...



父親過世...或許開啟了他心裡想著要「延續」些什麼的機制吧...


從一個AV男優的角度,為了工作生活而做愛,反而只會在射精之後感覺到更深的挫折...


性與靈全然相合,帶來的會是滿滿的幸福。一旦兩者割裂,就不完整。




...人終究是同時擁有天靈與野獸特質的奇怪生物...



所以小康每天跟同一個女優做愛,跟西瓜做愛,淋著臭水邊做愛...只讓人感覺這種飯炒的真痛苦...


又臭又黏又膩...

強者說「水」在片中所代表的喻意是「愛」,「西瓜」則是「性」。

所以「愛」可以清洗淡化掉那些肉臭的慾念與痛苦...




而湘琪一直缺著滋潤...缺水...缺性...就像大地乾渴著都結晶出鹽巴了...

那陣子全台缺水,所以感同身受...


反觀小康,AV拍太多,已經對性愛麻痺甚至作嘔。


我覺得這樣安排很有意思,缺不缺乏性愛好像不是問題...

反而是找不到一個相愛的人,妳給我,我給妳,人的存在變的虛弱而模糊才是終極孤寂...




這樣也許才能看懂最後小康與湘琪隔著窗子口爆後所流下來的眼淚...


蔡導的手法也許有點戲謔...但也很直接...




...有經驗的,自然會懂心中的那種缺塊終於被完整所帶來的感動...








很靈欲的一部戲。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hn91402002
  • 我只有看 你那邊幾點 而已

    對我來說 蔡明亮導演 這部片鏡頭取的感覺[還是攝影師??]
    就是在一個不動的方位 講一個故事

    一個每個人都寂寞的故事
  • 很不錯的觀點^^

    honder 於 2008/08/06 00: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