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聽到有人說他自己從小就很喜歡讀書,我就覺得很神奇。

因為對我來講,讀書是又累又常常不想做的事情。



為了準備考試而讀書,當然經常感覺很累又不想碰,

很專業的書就像是超有誠意的人迫不及待想在很短的時間裡告訴你很多事,

真材實料不用懷疑,但吃多了就會開始消化不良...

有些書則是很多空話,或裡面充斥著自己不太感興趣的資料,

為了某些目的不得不去讀它,這感覺不太好,唯一讓自己能繼續讀下去的方法...

...就是放空,讓自己很無所謂...

在那種情境下,懷著尖銳批判的心情真的是自討苦吃。 XDDD



如果不是為了考試而讀書,那一定要有其他讓自己拿起書來讀的動機...

像是小說,如果沒辦法被故事吸引而很想知道之後怎樣,也會翻個幾頁就丟在一邊...

不過也有故事不怎樣卻靠小說散發出來的氣氛來引人續讀的例子...像是村上春樹...


每次看完村上我就會很想喝啤酒,或是去倒一公分Whisky純飲...

然後在心裡想:「嘿,村上兄,我又看完一本了喲...你的世界好奇怪啊...」



接著會有段時間變得虛無、沉默而對事物冷感,觀察力會變敏銳,

但同時會有「這東西與我何干」的任性...




這兩年一直有消息說他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

我猜想可能就是他文字所展現的渲染力普遍地影響著人們吧...


而且他還有一種本事,就是讓所有讀他文字的人在看完他的小說或雜文後,

會想自己動手寫一點甚麼...



「嘿,這種東西也能被打成鉛字印出來出成書啊,那我好像也能寫一些喲...」




只是村上兄,你在《村上朝日堂》裡不厭其煩替電車和車票寫了那四篇文章裡的建議,

...真的很爛呢...


我當然明白那都是你針對自己的情況反覆思索之後的的答案,但我沒辦法啊...


...我天生耳朵會岀油出水的...如果車票從耳朵裡掏出來,裡面那頭一定會沾濕沾油一大塊,


這樣把票交出去不是很失禮嗎?? XDD




好在現在已經有悠遊卡了...







如果仔細去想,我們還真是活在一個充滿驚奇的年代啊...


就拿「車票」這件事來說吧...簡略的用十年做區隔...



小時候(大概十歲以前)還有公路局,那時有三種車--國光號、中興號、跟普通車。

我還有印象當時公車上都有車掌小姐,鄰居有個姐姐就是做這個工作,

只要一上車,就告訴車掌小姐目的地,

她會在兩張寫滿站名的小車票上打洞,然後撕一張給你,

若要下車,可以拉鈴或直接走去她旁邊把車票交給她,她會用哨子吹一長聲,

司機便乖乖的把車停下來讓乘客上下車,接著吹一短聲,司機關門然後繼續前進...


那時就會覺得...車掌小姐好有威嚴喔...


...而且常常會有「車掌小姐就是應該嫁給司機」這樣奇怪的印象... XDD




11-20歲這時期車上不再有車掌小姐,賣票收票的任務變成是司機自己做了。

上車後,直接去找司機,告訴他目的地,他會告訴你價錢,接著投幣,

他身邊會有台小機器把車票列印出來然後撕給你,一樣下車交回...


到這邊,每次上車還是經常忘記車票放哪,都已經要下車了還慌慌張張翻口袋找車票...

下車時心理壓力都很大。

我最後想出來的方法也是找個固定點...一上車就把票往那塞,這樣就不怕不見了...


也因為這個緣故,每次搭台鐵的時候我會對椅背上用來放車票的小插槽而感覺貼心... XDDD



最近十年轉變更大,現在搭車買票都不用交回去了...甚至刷個悠遊卡就行...

高中通勤有用過學生月票,上頭有七十幾小格,只要上車就會被剪掉一小格,

只管次數不限時間...不過經常發生司機自己沒有帶專門剪月票的小剪子(尤其是月底),


拿了一把裁縫大剪刀,一次就剪掉兩三格甚至一排,當時只敢怒不敢言啊...



...所以我跟悠遊卡之間似乎有那麼點相見恨晚的感覺... XDD





時代這種東西真是很神奇...當下會覺得改變很慢...但一變動就不可逆...






以上。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fohelen
  • 悠遊卡 ... 舊金山才剛開始在 '試用期' 咧 ...

    這裡 '高鐵' 還在計畫階段 ...

    還不知道幾百年之後才要動工 ... Orz
  • 在美國...自己開車還是比較主流吧,
    所以公共運輸建得比較慢應該也能理解啦

    台灣高鐵最近虧錢虧得很兇,
    高捷蓋好了運量也沒衝起來,

    ...我看也是因為在台灣騎車開車太方便的緣故.. XDD

    honder 於 2009/06/10 00: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