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新出了小說,知道,卻幾番在書店裡拿起又放下;

 

陳綺貞,曾經的小眾成了今日主流,知道,卻不再有感;

 

楊乃文也終於出了新歌,聽了一次,旋律卻記不住,也無意重複聆聽;

 

而伍佰的新歌...也已經難有共鳴...

 

 

這些過往曾經強烈喜愛過的作家歌手,如今,似乎與自己失去連動,

 

我感到一個時期的典型同時失色,難以分辨,是我離開他們還是他們離開我???

 

 

或許強烈地感受到那些熟悉的人事物終將離自己而去,

 

聖誕節沒寫卡片給老友,卻寫給了附近餐廳裡工作多年的老員工。

 

 

這些年,那店裡的員工來來去去,她卻始終在,

 

那日又見,一種熟悉及舒適感湧上心頭,當她又送餐來,想起多年前被她用咖啡續杯到飽的趣事,

 

隱隱感到這種似近實遠的關係,終將在因緣消逝後無聲的結束...

 

習慣性的,我壓抑了自己,說服自己一切無可作為,沒有著力點。

 

 

卻忽然來了一群幼兒園小朋友傳福音,收到他們親手繪寫的小卡,

 

 

或許是種刺激,看著兩個小朋友怯生生卻鼓起勇氣將小卡送給陌生的我的模樣,

 

在我眼裡竟如此耀眼。

 

 

對照自己面對緣分時的退縮,實在慚愧的難以閃避...

 

 

因此心生一念:應當在此番因緣消逝前,好好告訴她,在這裡用餐,妳給我很舒適且熟悉的感受...

 

 

所以寫了卡片。

 

 

卡片寄出,又想起高中三年...自己似乎特別容易在畢業典禮那天碰上原本陌生的學姊同學甚至學妹來認識...

 

記憶中,當時自己感覺只能抱歉,並對她們在最後一天才跑來認識的舉止感到不解,

 

 

那天,我有點懂了。

 

 

對她們的意義,遠高過於我,不想留下遺憾,在最後的時刻,放掉我執。

 

 

 

卡片寄去後那間餐廳還能不能去呢??

 

 

呵,管他的,就當沒發生過這回事~~

 

 

物來則應,過後不留。既然應過了,確也不該留在心上。

 

 

 

嘿,不留心上??說的容易,行為上卻難以相契。

 

 

 

 

 

今日頭一遭看 3D IMAX 電影,影中人物栩栩如生似在眼前,

 

觀影時投入劇情,電影過後很快忘懷...

 

一切非真非假,非假非真,

 

想提醒自己這是人生,

 

 

然而,連續兩天左腳尖的麻感卻時時提醒自己別忘了這個軀體,

 

甚至懷疑起腰椎是否出了甚麼問題???

 

想了幾次:『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卻騙不了自己,

 

 

 

身見難除,今日知矣~~~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ennifer
  • 那家餐廳有再去嗎?
    去問聲好嘛~~
    我也來跟你問聲好~~
  • 呵~我是小孬孬,沒再去了

    且最近嘗試改變飲食習慣,想吃的健康均衡些..
    那餐廳賣的東西說不上健康,
    所以只能說..剛好給我個不再去的理由 XD

    honder 於 2014/01/22 0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