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我算是Maslow需求階層的愛用者。


不能說是刻意,只能說是因為很認同,

所以每當發覺自己出現某些行為時,模型很自然就會浮出來自動進行歸類,

經常因此不小心發覺自己出現這些行為背後的需求原因。


一般的情形,模型都能對行為提出解釋,

不過有些時候,行為動作看起來相同,但出現此行為背後的需求動機卻差別很大...


譬如:做愛。

 

做愛從生物演化來說基本上就是生理性的,目的是為了延續基因繁衍後代;

但對於某些生活無法自立的人來說,做愛可能是為了討好對方,從而獲得安全感跟保護及利益;


再往上一層是為了(真正的)愛及隸屬而強烈的想與對方結合為一;

※不過在這個階層會比較複雜,因為當雙方因愛與隸屬而做愛最後產生後代(傳統說法叫愛的結晶),不能將之視為是生理需求,而必須將子女視為是雙方愛與隸屬的進一步連結。


而在自尊自重階層的性行為,則是透過性行為獲得自我的價值感或被他人所尊重。


最後是追求自我實現的做愛,那可能就要談到宗教跟密契主義了....且現實上爭議很大。

 

所以讀著小說時,模型一如往常自然浮現,在心裡東構西構老半天...

忽然感覺,村上大叔這一生寫小說或許真正感興趣的主題是這個:


『人,為什麼做愛?』


大叔不斷在摸索人的肉體行為與心靈思想之間的連結與斷裂,

每個小說人物的每次性行為,似乎都留著他進行思考嘗試理出脈絡的痕跡,

這些痕跡可能來自於人物背景、對話、跟當下感受......


不過要先強調一點,我不認為村上大叔對於這些他筆下所描述的性行為背後的個人動機已經有定見,

他留下了許多可以進行思考的空間。

由於馬斯洛自己也認為性行為本身可以同時滿足多重動機需求(除了可以滿足生理需求之外也可能同時能滿足愛與隸屬需求),

所以當我嘗試用模型歸納他所描述的性行為時,每當邊界模糊的部分,就直接認為當性行為屬於高層次需求時,應同時滿足低層次需求。

 

 

《 Drive My Car 》


這篇有兩段性關係可以討論:

1.家福與妻子

2.妻子及小王們


家福與妻子的性關係無疑已經達到愛與隸屬需求,

「...兩人彼此依然互相肯定對方的地位,從來沒有因為人氣或收入的不同而成問題過。」

「...兩人自從結婚以來,以夫婦來說或以生活夥伴來說,都經常保持良好的關係。一有空閒時就會熱心而坦白地對各種事情交換意見,彼此努力信賴對方。他覺得兩人之間無論精神上或性生活上都很契合。......」

 

只是,她為什麼還要跟其他男人做愛呢??


家福猜測:「...回想起來,妻子和別的男人有性關係,就是從那以後開始的。或許失去孩子這件事,使她體內的這種欲望覺醒了也不一定。......」


甚麼欲望??我好奇。小說中並沒有寫得很明白,不過以家福自述的語氣,他認為應該是性欲。

只是這種性欲,當我嘗試將它歸進生理需求時,發現邏輯上的矛盾:


需求階層基本上認為人為求達到自我實現,會不斷往上爬。


依小說敘述,妻子並沒有出現挫敗退縮的情況。夫妻關係依然良好,女嬰的早夭讓妻子不再想懷孕,幾段外出關係也都不像是為了尋找品質更好的精子。

 

所以關於妻子外出的理由似乎只能往上層想:


為滿足自尊自重需求。

 

這個結論似乎頗為合理,因為妻子外出模式相當固定,「...一定是在電影中合演的演員。而且多半比她年輕。在電影持續拍攝的幾個月間,關係會繼續,拍完後大概也隨著自然結束。...」


由於小說裡缺乏妻子的說法,

所以只能聽由美沙紀對於家福妻子外遇行為所下的結論:

「您太太的心一點都沒有被那個人所吸引吧,」美沙紀非常簡潔地說:「所以才會跟他睡覺。」

「女人會有這種部分。」


一種為肯定自我價值,獲取他人尊重而進行的性關係???

甚至是為了的達成XX斬的人生追求???

 

這已經超越我的理解。


「那種東西就像病一樣。家福先生。多想也沒有用。......只能自己適度調整,甘心接受,繼續過下去了。」

 

嗯,好像也只有如此。

 

 

 


《 Yesterday 》

 

從木樽的角度,他明白陳述因從小就認識,因此無法具體以惠里香進行性幻想,

因為覺得 不‧可‧以‧

他似乎以某種原則壓抑了對惠里香的性欲,

所以即便木樽對惠里香有生理需求,最後性關係沒有發生。


從模型來看,木樽的情況應該是從安全需求開始出現問題。

因為兩個木樽中,其中一個對安全的需求,所以不願意兩人發生性行為而破壞這段穩定關係;

也因為在對性出現好奇之前,兩人已經長久相處發展出家人般的陪伴關係,

以至於青春期後,木樽出現類似拒絕亂倫般的情緒,拒絕以惠里香為主體進行性幻想。

 

回過來看惠里香,

她強調喜歡木樽,也有浪漫的夢,只是她自始至終都是以被動等待的姿態,

最後也因木樽遲遲未行動,只好選擇跟學長進行幾次「好奇心、探究心、和可能性。」的性關係的研究。

 

從時序來說,惠里香與主角約會後一週,惠里香與學長發生性關係,再過一週,木樽離職...

所以合理推測木樽是在知道惠里香與別的男人有肉體關係之後,決定拋開過去穩定的一切,聽從了也同樣在尋找人生其他可能性的另一個木樽。

 

而決定遠離,應該也是木樽希望讓兩人長久分離自然產生的距離感,

可以讓已經扭曲的情感回到正軌,回到普通男女之間所應有自然的關係。

 

偶然寄到的明信片,或許也是他不願放手的證據。

 

所以如果有續集,我想應該會是喜劇。

一切會從愛與隸屬階層開始。包括做愛。

 

 

 


《 獨立器官 》


渡會醫師的情況其實很單純,就是在愛與隸屬階層出現問題。

或許是想到一輩子的性行為都只是在滿足生理需求,

才使得人生勝利組最後選擇這種方式結束自己生命。


合理嗎??


不評論,雖然現實生活的新聞中不乏這樣極端的例子。

 

 

 

 

《 雪哈拉莎德 》


羽原必須與外界隔離,跟1Q84裡青豆與外界隔絕的情形應該是類似的情形。


而故事也只是在敘述羽原對於跟雪哈拉莎德之間的性行為,

由起初單純滿足生理需求漸漸往上發展到愛與隸屬需求。


雪哈拉莎德講的故事很有趣,但讓我很不安,

因為曾經也發生過一個不太熟但一直是同學的女孩,在我不在家時,跑進我房裡拿走我的書。


事前沒有問過我,沒有獲得同意,就忽然騎著腳踏車跑到家裡,

而家人也在搞不清楚的情況下,讓她進了我的房間。


這件事情過去很久很久了,但記憶始終清晰,

甚至在臉書上看到她,就會想起這件事。

 

 

 

 

《 木野 》


木野目擊妻子與其他男人相交,且是以殘酷的方式...

「...一打開房門,就和她面對面了。看的見她形狀美好的乳房正上下大大地晃動著。...」


毫無懸念,無須想像。是一種人間的姿態。


「木野低下頭,關上臥室的門,肩上扛著裝滿一星期份換洗衣服的旅行袋...」只是久久地呆立在樓梯上,


掘木大聲地咳嗽。我就像是一個人逃命似的又跑回到了屋頂上,躺在地上仰望著夏夜佈滿水氣的天空,

此時,席捲我心靈的情感不是憤怒,也不是厭惡,更不是悲哀,而是劇烈的恐懼。......

 

原來這小說是屬於木野的人間失格。


木野或許也會想問神靈:難道信賴他人也算是罪過嗎???

 


木野與菸疤女人相交,也是單純宣洩兩人的生理需求,

野獸般,沒有情感。


「...所以關於良子嘛,你可得原諒她喲。因為你自己也不是甚麼好東西呐...」

 

只是最後一樣崩潰了。


「對,我受傷了,而且非常深。...」木野說。

 

「你會走過來的。」有人說。

「對於我來說,如今已經不再存在著什麼幸福與不幸福了。

只是一切都將過去。

在迄今為止我一直痛苦不堪地生活過來的這個所謂"人"的世界裡,唯一可以視為真理的東西,就只有這一樣。

只是一切都將過去。」


「今年我才剛滿二十七歲,因為白髮明顯增多的緣故,人們大都認為我已經四十有餘了。」他說。

 

 

 

 

《 戀愛的薩姆沙 》

 

很明顯是將《變形記》延續,讓薩姆沙再從蟲變成人。

重新從蟲變成人,且完全失憶,

無法理解人的世界的一切,包括價值,

當然也不明白勃起,對變態fuck的無知...


村上大叔或許是希望寫一篇:《變形記之遇見百分之百的女孩》


只是在模型面前,這對於百分之百女孩的勃起,就只是單純的生理需求。

 

對不起了,大叔。

 

 

 

 

《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

 

「...所謂失去一個女人,也等於失去所有的女人。就這樣我們變成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所以當一個女人讓這個男人在愛與隸屬階層上狠狠失敗,

這個男人,就會變成『沒有女人的男人們』中的一員。

 

回頭看之前幾篇,家福、木樽、渡會、木野、跟本篇的"我",都在這個階層上狠狠受傷,光榮入選『沒有女人的男人們』這個男孩團體。


只剩羽原跟薩姆沙的故事未完,


不過終究被放在這樣書名的小說集裡,只能說後勢不樂觀吶。

 


保重啊,兩位。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