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買個豆漿當早餐,

開門,雨滴正好落了下來。

站在門廊下,昏暗的街道漸漸濕腥,

似乎觸動了一個模糊的影像記憶...


是個小說的片段,國中時候看的,距離現在或許已經超過二十年...


「一個男孩跟一個女孩,

正好下雨,門廊下,男孩聞到女孩髮際濕濕腥腥的味道...」


誰寫的?忘了。或許從來就沒有好好記憶過。

主角名?不記得。

講什麼故事?沒印象。

只記得是曾經讓心理強烈震動的小說...似乎不是長篇。


接著幾天,這個片段一直突襲著意識,

我確定自己不可能忘記,她是記憶裡的一部分,


存在,只是處於一種檢索失敗的狀態,

感覺像在回憶二十年前曾經喜歡過,但也已經分別二十年的女孩的臉...

 


原來這就是失憶的感覺。

 

 

上午去了大學圖書館,在文學區無頭蒼蠅似的亂繞,

關於這小說的一切,就是無法浮出意識。

沒有線索,無從找起。

甚至想過po在網路上神神看,或許會有強者知道這故事...

 

吃過午飯,往北屯方向走其實是臨時起意。


因為搭建中的捷運高架橋,我似乎感覺到曾在另一個城市經驗過的虛無與疏離...


順著走,有間舊書店。

很久沒去了。


說它是舊書店,或許會被認為是不過十來坪大小的小店面,老闆無聊的坐在店口等人上門...

這太小看它了。

它根本是一間舊書大倉庫,

書量堪比大學圖書館。


只是不知怎地,每當想到那間舊書店,就會想起《風之影》裡頭的遺忘書之墓...


這樣比喻好了:

如果說書是有意識的,當有人接近,那裡的書並不會殷殷期盼被取下,被帶走。

反而就跟在圖書館一樣,

妳感覺不到書的怨念。只感覺到靜止。


灰積,濕氣,冷白的光線,

書便以一種自然的姿態逐漸斑黃、老去,而不發出一聲嘆息...

 


我踩在那股沉靜裡,搜尋著記憶,

其實心裡知道,連碰運氣都稱不上,就是瞎逛。

 


「你們香港來的齁?」

「對啊。」


隔壁走道忽然的對話擾動了空氣。


「背包客?」

「不~是背包客!我們住的地方比較好,背包客住的地方都比較那個...」

「喔,了解。」

「經過順便進來逛的?」

「不~~是!是特地來的!香港很多賣舊書的地方都沒有了,很多老一輩出的書都找不到...」

「對啊對啊,香港的地價那麼貴,舊書店應該經營不下去...」

「香港現在的行政長官說要用一個專區......」

......

 

「嘿,老一輩的書...」


眼前恰好出現一個有趣的名子:

 

P_20150315_113950  

 

 

哈,不就是苦苓嗎?


隨手翻覽,

開頭第一行字映入眼簾...

 

P_20150315_114009   

 


觸電,汗毛直豎。

 


原來,妳叫小緣。

原來,妳是青春。

 

 

 

P_20150315_114003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