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雨,氣溫十七度,體感溫度十五度,即便在室內,穿上外套,溼冷的感覺仍透進身體。

而在這樣的天氣裡,看這小說竟他X的合適。


手邊的二合一即溶咖啡涼了,

我有點搞不清楚是因為氣溫還是太投入於小說裡的關係,反正端到嘴邊時它已經涼透了,

一層白細的脂質浮在上頭,我拿著湯匙攪動了幾下,試著將脂質再溶進咖啡裡。


「這就是真相了?」我問。


利馬斯這時臉色蒼白、冷硬如石頭,頭向後仰,稍稍偏向一旁,有如正在傾聽遠處的聲響。

剩餘的小說內容只有0.4公分厚。


「你說呢?」他身上散發出一種嚇人的冷靜。


「我不知道。」我回答:「不過也看不出還有其他什麼可能性。」


「確實如此。」


「你已經看到我這個角度所能看到的一切。」他說。


「所以接下來我只能看著你怎麼死嘍?」


「應該吧...也只剩下兩回了,嘿。」他試著有點幽默感,不過我笑不出來。


他看我沒反應,忽然激動了起來:


「你他X的聽好了!兵不厭詐!這是戰爭!」


接著轉頭對法庭說:

「喀爾登說對了。......當我們失去卡爾‧梅瑞克,我們就等於失去了蘇聯占領區唯一不錯的情報員......」


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在法庭上自白。


退庭後,我覺得就那樣了,心情跟天氣一樣陰濕,


「想不到那一段是關鍵,還以為只是寫來安慰利馬斯的橋段。」我默默地想,

「但其實也不能怪麗姿,那是她真實的情感跟反應,怎會料到背後的東西...」


「接下來去哪?」耳邊一個聲音問道。


「都來到這裡了,當然要看看柏林圍牆。」我說。


「要五個鐘頭車程喔。」


「沒關係。」

 

柏林圍牆是冷戰時期美國與蘇聯兩大陣營衝突所導致,將德國分隔成東德與西德。一九八九年倒塌,德國人爬過圍牆的新聞畫面我還有印象。


「看這些彈孔。東德邊防軍會對企圖翻牆越境者開槍射擊。企圖翻牆的東德居民據統計有超過五千人成功,三千多人失敗,其中有兩百三十九人被射殺。」


「想逃到西德的除了一般居民,包括婦女及兒童,甚至有看守邊界的東德士兵、情報人員。手法千奇百怪,除了直接翻牆外,還有挖地道、游泳、甚至跳樓...還有人直接開大客車撞破圍牆...」

 


「情報人員...」我盯著牆上的彈孔,想起利馬斯。

 

「不曉得後來他怎樣了。」

 

 


那個時代,每個人都只是背後更大咖的人博弈下的棋子。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