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小說讓我「想起」閱讀推理小說時「典型」的心理歷程。

 

翻開小說,你會看到一些情境描述,交代一些背景資訊,接著會有一樁兇案發生,然後偵探出場,開始從蛛絲馬跡裡重建真相。隨著證據逐一顯露,讀者會跟著偵探懷疑起小說中的每一個人物,有時嫌疑大的可能很快被排除,而某些一開始沒什麼嫌疑的角色也有可能峰迴路轉就成了主要嫌疑人;當然也可能發現是誤會一場,矛頭又指向某個他人或又指回原來的嫌疑人......直到最後,偵探終於拼湊出真相,接著聚集眾人,在充分考慮證據及完整推論之後,指著其中某個人說:「其實,你/妳就是兇手!」

 

總之,在閱讀的過程中,讀者會跟著在劇情推進中不斷處於猜測真兇的狀態,而這就是我所謂「閱讀推理小說時『典型』的心理歷程」。

 

這種心理歷程其實是一種「求真」的訓練,相當適合少年時期就安裝在腦袋裡。我的運氣好,小學升國中的暑假就有機會碰到博元版的《福爾摩斯全集》跟《亞森羅蘋全集》。永遠記得自己一遍又一遍的重讀,完全著迷在那樣不斷追尋真相的世界。且由於對福爾摩斯強烈的喜愛,以至於看到亞森羅蘋中影射福爾摩斯的橋段時,心中的憤怒與不滿至今仍深刻記憶。

 

只是深刻的喜愛最終也出現副作用,就是對同類型的作品產生排斥性,以至於完全無法再接觸相同類型的作家。它已經成為了你心目中的經典,強勢佔領你所有的感官,成為你拿來比較其他作品的基準,而這個基準很不巧,高到令人後人難以超越。同樣的排斥感也出現在終於讀完金庸全集時,對於梁羽生王度廬甚至古龍的作品實在提不起勁,且排斥效果持續很久,久到即便連李安的電影《臥虎藏龍》那樣全球性強勢影視行銷鋪天蓋地的情況下,還是沒辦法讀下王度廬的原著。

 

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作品對我而言也是如此。其實很難忽略她的小說,因為她的作品總是雄踞著大學圖書館書架上的一大區塊,但自己始終選擇性的忽視,因為我漸漸明白自己並不是屬於那種會去積極追尋「更多」同類型作品的閱讀者。這幾年讀得少,讀的慢,遇到喜歡的作品,會重讀,就像喜歡一首歌,會反覆聽,聽到無感後停止,也不再有把該歌手所有專輯都蒐藏齊全的那種衝動。

 

這樣的壞處當然有,容易對某個創作者缺乏全面印象,批評起來難免有偏;但好處卻是能避免資訊焦慮,在一切隨緣的狀態下,多少能保持每次相遇都是新鮮且愉快的。

 

而此番這部《史岱爾莊謀殺案》,重溫了一次閱讀推理小說時「典型」的心理歷程,挺感動的,就像在街上偶然吃到一碗過世多年的祖母拿手的客家炒麵一樣。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