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422  

 


繪畫跟文字一樣,都需要不斷的精進與努力,在基礎上下功夫。

從達文西留下的手稿很清楚顯現這一點。


達文西如此費勁練功的理由...我想跟當時人類科技尚未突破有關。

在沒有相機的時代...人們想要客觀重現眼前某一刻的景象,只能想辦法畫下來...


所以若不具把東西畫很像的能力...基本上無法重現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而當客觀重現眼前景致都辦不到時...更不用說想用畫的來重現腦海中主觀的想像了...


腦海中的想像,一方面缺乏參考物,無從參照,


同時較客觀描繪有更多私密,缺乏理性...以致讓創作者產生一種自我揭露後的不安羞恥感...


尤其在作品公開後,創作者必須面對作品赤裸裸展現出來的自己。


這是個關卡,能跨過去,都是突破。也只對作者本身才產生意義。

 

這樣的心情其實在前些年就已經有所感覺...在我嘗試用畫的畫出1Q84的小說心得時...

 

http://honder0202.pixnet.net/blog/post/32522159

 


現在想想,實在拙筆不才。

原本就不具足夠的繪畫基礎,還想越級打怪...


難怪到現在仍記得畫完那幾張圖後...整個感覺虛脫疲憊...強烈到想吐。

 


不過也因為這樣的體驗,我開始對插畫作品產生興趣,在網路上大量瀏覽插畫作品,


尤其是那些能「畫得很像」跟能「完全面對人性隱晦陰影處」的插畫家。


所以很自然地看到Boris Vallejo、Julie Bell、空山基、Michael Parkes......這些奇幻插畫家...

然後又遇到会田誠、森口裕二、山本タカト......著迷他們腦海裡的意象...


接著越走越邊緣...房間越來越隱密,血腥味越來越濃...

...看到小妻要、佐伯俊男......當然包含這部漫畫的作者:丸尾末廣。

 


由於我是從插畫中認識丸尾末廣這位畫家...所以當我從書店裡一眼看到這部漫畫時,就知道這作品絕非善類。

因為想起了這畫家在插畫中很敢讓觀畫者產生嫌惡跟痛苦。

 

IMG_0805.JPG

 

 


然後是這漫畫是改編自江戶川亂步小說《人間椅子》裡的一篇《芋虫》。


當年是看過電影後才發現原來是從小說改編而來...

 

http://honder0202.pixnet.net/blog/post/29147995

 

 

因為小說設定很奇特,所以印象很深,


文字留下了大片空白,讓當年的我只能讀著文字然後自行在腦內補完...


然而丸尾竟將原本屬於自己腦海中想像的場景跟視角具體的畫了出來,

 

 

 

都說因想像而美麗,


但在丸尾手中,不舒服的想像似乎就是要畫出來,讓它出來,

 

然後看它...

 

 


...直到無感......

 

 

 

 

 IMG_0421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