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一句話告訴所有人:鄭問到底強在哪裡?
 
我總說:「請google『桃園三結義』的圖片。」
 
 
保證一眼就能明白鄭問的境界。
 
 
 
 

桃園三結義.PNG

 
 


傳統上,多數人只要聽到「桃園三結義」這個詞,就會如同上面那張截圖,腦袋裡浮現的不是劉關張三人拱手祭天,就是三人舉杯敬酒的意象。這些意象源自於從小的少年讀物、電視電影、以及卡通漫畫,甚至可以回溯到幾十年前甚至上百年前的古代畫家,形成一種群體共識。而人群也從未質疑甚至抗拒過這樣的意象。

 

 

然而,鄭問筆下的三結義是這樣:

 

 

665165483_m.jpg

 
 
 
三個人表情歡樂,甚至有些扭捏,尤其是關羽。而三個人伸出手跟其他不知名的大眾一起「加油加油加油」的打氣,整個感覺活靈活現。源自於傳統,卻丟掉包袱,沒了陳舊古味,多了現代感,精緻的畫面也讓人感覺不到一絲絲粗糙。要說是惡搞,那也是極其高竿的幽三人一默。
 
 
 
他具有高超的能力,能具體化呈現心中想像;
 
而他對事物的想像,又往往突破傳統。
 
因此,他的構圖,總是大器裡有著留白飄逸;
 
他的視角,總帶著奇凸的趣味;
 
而他筆下的人物,也往往有著特異的舉止。
 
 
 
這也是鄭問獨特的風格。
 
 
 
然而,鄭問真正的能耐並不只這些。
 
鄭問一生作品不多,比起他的長篇漫畫,我其實最喜歡《東周英雄傳》這部短篇集。因為,裡面看的到作者的嘗試。
 
 
 
創作中,圖片與文字的關係,似乎一直顯得曖昧不明。
 
有時候,圖像本身就能乘載一個故事(如漫畫);有時候,圖像似乎只是在為文字服務(如小說中的插圖);而有時候,圖像與文字也能取得平衡(如幾米的繪本)。
 
 
而鄭問似乎嘗試將這些表現法融入在他的作品裡。短短的二三十頁,可以看到他用插圖來帶文字,交代背景推進故事;然後又用漫畫技巧演些小劇場,最後再用類似繪本的方法來帶出一個感覺......
 
 
 
你可以感覺他始終在玩著一個文字與圖像間的遊戲。
 
而他之所以能這樣玩,關鍵還在於他擁有強大的美術技巧。
 
 
 
只是,這樣的強大,或許也是鄭問作品難以風行的主因。
 
 
 
因為他的強大,可以把形形色色的人畫出獨特性,不會有其他漫畫裡常見的「兩個人的差別,只在髮型,五官都長一樣」的情況發生。
 
也因為他的強大,他會讓平凡的人,甚至醜陋的長相去擔任主要角色......
 
 
他可以畫帥哥,也可以畫絕世美人,
 
但很奇怪,他的帥哥跟美人很難令人有心動的感覺......
 
 
 
我猜想,或許對他來說,那些俊男美人都只是負責呈現故事的任務,並不是真正的重點。從《西施》跟《荊棘花》這兩篇可以看得很清楚。
 
 
 
而這樣的表現方法,沒有充分運用五感帶動讀者情緒,讓讀者對主角產生性幻想,進而愛上角色。也才使他的作品在日系漫畫爆乳女角跟尖下巴花美男的夾擊下......漸漸失去群眾注意......
 
 
 
 
 
這是非戰之罪,但我想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IMG_0864 (已編輯).JPG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