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為了區別桂正和的《DNA2》跟池上遼一的《帝王之子》這兩部漫畫,用上了「寫實度」跟「不看對白只看畫面也能產生連續故事感」分別作為兩個向度,劃出了四個象限。

 

 

DNA2%26;帝王之子.jpg

 

 

其實「不看對白只看畫面也能產生連續故事感」這個標準的靈感來自於卡爾維諾《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的第四講--顯--裡,他談到自己尚未識字時,就喜歡看著《兒童郵報》雜誌裡的漫畫,用他自己的方式去解釋場景,說故事給自己聽。他認為那是他在學習閱讀文字前最關鍵且重要的經驗。

 

「......看無字的圖畫無疑是一種寓言塑造、風格表現以及意象的訓練組合。......」(時報/p.128)



 

在第四講一開始沒多久,他就已經提到:

 

「......我們可以區別出兩種不同的想像過程:一種始於文字,終於視覺意象;另一種則以視覺意象為起始,而終於文字表達。我們閱讀時,通常會發生第一種想像過程。舉例來說,當我們閱讀小說中的一個場景,或報紙上某事件的報導時,隨著文本大小不同的感染效果,我們被帶到現場彷彿親眼見證那事件在我們面前發生,或者至少目睹那場景中某些特別凸顯的片段或細節。」(時報/p.115)


 

書板上最常出現的疑問之一,就是關於「譯本」的選擇。我不是學文學的,自然無法對關於翻譯專業看法發表意見,什麼信達雅的實在不懂,也沒能力處理。不過卡爾維諾上面那段話,倒是精準地說出我選擇譯本的標準......

 

…...沒錯,我一直是以「文字是否精準描述我心裡對某個場景的想像」來決定哪一個是好譯本。


 

譬如太宰治的《人間失格》。目睹妻子被侵犯是葉藏認為自己難以再活下去的根源。所以我一直很想「看到」葉藏眼裡到底是看到怎樣的一副景象......???

 

原文是這麼寫:

 

人間失格01.JPG



 

所以可以知道,當在坊間看到人間失格的譯本時,我會很快翻到那一頁去看譯者用了什麼字。有的翻成:......「裡面有兩隻動物」、「有兩隻動物交纏著」......

 

也有的翻成

 

人間失格03.JPG


 

或直接翻成

 

人間失格02.JPG

 


 

或許是文字所給予的視覺意象仍不夠清晰,我轉而去從文學改編的漫畫裡去找。

 

古屋兔丸

 

 

人間失格05.JPG

 

 

人間失格06.JPG

 


 

木馬出的漫畫名著系列《人間失格》


 

人間失格04.JPG



 

只能說我理想中的版本尚未出現。因為,「兩隻動物」是關鍵字,而動物間的交合,應該是背後體位。



 

而商人如何侵犯良子也留下了空白。這個空白其實讓我苦惱了好一陣:書商怎麼會來?兩人如何互動?書商是否以不當腕力施加強迫?受侵犯時良子是激烈掙扎還是腦袋空白呆若木雞以至於顯得半推半就???我不斷試著從文字敘述良子的個性跟當下情境去建構當時那個場景。不過由於太宰治原文在描述上就已經留下大片空白,造成閱讀者只能憑空不斷設想種種可能。

 

 

因此可以知道,雖然太宰治被追捧為大文豪,但就這一段來說,他試圖以文字去描述他自己腦袋中的意象,做的並不理想,連帶地讓閱讀者無法充分明白他所試圖闡述的情境。我仍清晰記得第一次看到「燈亮著,有兩隻動物在動。」時,一肚子狐疑......「兩隻動物?有什麼好怕的?不就都是在吃飯睡覺還是在咬來咬去打鬧?「人的形姿」?阿人類不是本來就是動物嗎???(恩~國家地理頻道看太多的結果 XD)


 

不過這些空白在古屋兔丸的漫畫版本裡有他自己的一套延伸跟解釋,我雖然不能完全接受,但很欣賞他所做的努力。

 


 

第二種我個人選擇譯本的方法,同樣,也是以其中一句作為標準以檢定譯本是不是合我胃口。


 

但我關心的是:小說裡的那個人,真的會這樣講話嗎?


 

舉個例子:《福爾摩斯》有非常多不同譯本在坊間流通。某次偶然翻到:


 

福爾摩斯1.JPG


 

真的不像是一般人會講出口的話。這種翻譯本身就是絆腳石,卡住閱讀的流暢度,最後讀者只會望著滿地坑巴碎石,嘆口氣,然後默默將書放回書架上。

 

也因此我把圖書館中有的幾個版本也都了翻了翻:

 

Case1.

 

福爾摩斯03.JPG


 

Case2.

 

福爾摩斯02.JPG

 


 

Case3.


 

福爾摩斯04.JPG



Case4.

 

福爾摩斯01.JPG

 

 


 

再舉個例子,芥川龍之介的《竹籔中》裡頭的女人是被害者,當她自述自己受到不法之侵害當時的情況時,會有「說自己所發生的事」的自覺。因為陳述的是痛苦的經驗,所以我認為用詞多少應要收斂。而在閱讀者的立場,仍是希望語意不宜過度曖昧,否則會像《人間失格》的例子那樣不知道作者在說什麼。譬如:

 

竹籔中03.JPG



 

這就隱晦過頭了。


 

而另一版本:

 

竹籔中02.JPG

 


 

這也不太像口語上會說出來的話。


 

此外諸有用「玷汙」的,或直白的說「強姦」...我覺得都不理想。


 

我理想中的安排是:


 

女人:......那個穿天青色衣服的男人對我做了那件事之後,斜眼看著我那被綁著的丈夫,嘲笑似的笑了起來......

 

法官:他對妳做了什麼事?是指他強姦妳嗎?

 

女人眼淚撲簌簌地掉了下來,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我丈夫一定非常的不甘心......




 

只是原文是

 

竹籔中01.JPG



 

恩...沒辦法。原著就是這麼寫,所以限縮了翻譯的空間。

 

 

 

 

不過,黑澤明1950年的電影《羅生門》則是這樣詮釋:

 

 

 

 

羅生門01-1.PNG

羅生門01-2.PNG

羅生門01-3.PNG

羅生門01-4.PNG

羅生門01-5.PNG

羅生門01-6.PNG

羅生門01-7.PNG

羅生門01-8.PNG

羅生門01-9.PNG

羅生門01-10.PNG




 

還有同是木馬文化所出的漫畫名著系列:《羅生門》

 

羅生門02.JPG

羅生門03.JPG

羅生門04.JPG

 

 

我與上述兩位畫面改編者,對芥川龍之介的原文有同樣的看法。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