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3.jpg

 
 
 
 
神,只提問,但並不左右自由意志。
 
只是,作為一個更高層次的靈,神或許也能預測出在底下生活的眾生所會做出的選擇。
 
 
要說早已命定?一切無從脫逃?
 
 
我其實不這麼想。
 
 
 
 
 
不知為何,每當看著妳們在公園裡玩耍的模樣,總讓我想起《王牌天神》裡的一段:
 
 
 
 
布魯斯:有太多願望了,我只能盡量地滿足他們。 
 
上帝:對,可是有任何人知道他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嗎? 
 
布魯斯:那我該怎麼做? 
 
上帝:布魯斯,把湯分成兩半並不是奇蹟,那是魔術。一個單親媽媽,除了做兩個工作之外,她還能找出時間來陪她的小孩練習足球,那才是奇蹟。一個青少年可以拒絕毒品,並接受教育,那才是奇蹟。人們總希望我替他們創造奇蹟,但是他們不曉得他們自己就有這樣的能力。你希望看到奇蹟嗎?由你自己去創造吧!
 
 
 
 
 
所以遇見一個跟自己有87趴互補的對象,有時感覺像忽然發現自己正站在湖水中央一樣,
 
 
一不留神就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超乎自己過去所有經驗的狀態......像真實,又不像真實。
 
 
 
 
這個戲有趣的地方也在這裡,輕輕地建構起那個有人,有神,有使者,跟鬼魂及鬼怪的世界......
 
 
......既真實,又不真實。
 
 
 
人有生死輪迴,生死簿決定著人的生死,
 
只是奈何橋成了茶室,孟婆湯成了茶,連孟婆,也成了俊美使者......
 
 
 
根植於令人熟悉的文化基底,卻又總有新解讀。
 
 
 
 
尤其是使者的設定,令人驚艷。
 
 
讓自行放棄生命的人們,做著引渡他人生死的工作,從而漸漸去體悟生命的難得,
 
 
在整個宇宙巨大恆久的虛無中,我們所擁有這個幾十年閃瞬的生命,如此賜予,何其珍貴?!
 
 
 
 
鬼怪與新娘的相遇,是宿命,卻也破壞了秩序。
 
 
兩個極其矛盾的存在,最後卻慢慢化去積年宿怨,讓一切逐步走回秩序...
 
 
 
 
雖然還是需要時間,
 
 
雖然又是漫長的等待,
 
 
 
 
但我想,那或許就是一種細火慢燉出來的愛情.....像妳說的。
 
 
 
 
既然已經被妳拉到湖水中央,就試著走兩步看看吧。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