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不小心重讀了《聽風的歌》,沒辦法,只好接著看《1973年的彈珠玩具》。



『我是生在一個奇怪的星星下的,也就是說啊,想要的東西不管是什麼都會

到手,可是每次得到一樣東西的時候,卻踩到另一樣東西。你懂嗎?』


『不太懂。』


『那裡不懂?』


『因為矛盾了啊。』


『你對辦公室女孩說了前面那些話,卻又對彈珠玩具說「不過我沒有一件完成的,

一定永遠都一樣。」......』


『還有關於雙胞胎,為何在辦公室女孩問起女朋友時你把她們除外,

而在彈珠玩具問起時你卻認為她們算是你女朋友呢?』


你沉默了一會:『我沒有矛盾。』

『只是在面對彈珠玩具時比面對辦公室女孩更誠實一點罷了。』



『不怕辦公室女孩傷心嗎?』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有些人註定碰不到對方那個隱藏在心底的部分。

可能是時機還沒到,也可能是可以談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就是這麼回事。』



老鼠說他活了25年,卻什麼也沒學到似的。

而傑說他花了45年,也不過知道人只要肯努力,再平凡的事也能學到些什麼。


『你覺得呢?』我問。


『我是生在一個奇怪的星星下的,也就是說啊,想要的東西不管是什麼都會

到手,可是每次得到一樣東西的時候,卻踩到另一樣東西。你懂嗎?』




『我懂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der 的頭像
honder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