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花咸豐草。


我的第一個對手。


老媽說這種草台語別稱是「恰查某」,邊除著邊想這種別稱其實挺有點道理...


狂妄的莖葉四散延伸,瘦果先端特化為刺狀,黏在衣服上很煩人,


但卻是淺根,抓住根部稍拔即起,果然僅是虛張聲勢,


處理起來棘手程度遠不如食茱萸。

 

食茱萸,亦敵亦友的植物。


其葉香可食,做為香料。


然其長成後渾身帶刺,枝葉亦張揚,出入園地時不時為其所傷,


欲除之,根部卻深扎土裡石縫內,難以淨除,


以全身之力拔之仍不動,


是厲害的對手。

 


對手草多示眾,不過對敵一兩小時,汗如雨下,手臂痠麻。


要向天地討食果然不容易。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腦海中不自覺浮出這樣的句子。

 

誰寫的?忘了。先別管。體力耗盡,收工。

 


一番梳洗,端杯咖啡,又來到田園前,


閒坐牆邊,抬頭,

 

遠山,藍天,白雲,跟整除未完的園地

 

原來是這份愜意,找回了自己與自然的關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nder 的頭像
honder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