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期初,什麼都剛開始的感覺,因為已經三年級了,

同學間頗有在這個環境裡倚老賣老的氣氛。


我有點王者心情。

在這個學校已經稱霸兩年,而這第三年,我有點期待,

應該又將是我拿下...



回頭,看見妳。


妳跟著幾個同學的座位排在教室的最後,等著將座位填進空著的位置,

妳也正看著我。

我好像經常回頭看妳,總是能看見妳那小小的嘴,直挺的鼻子,

眼睛圓圓亮亮的。


我用嘴形問妳:『怎麼了?』

妳嘟著嘴聳了下肩,意思是:學校安排轉班的啊,你也知道,問我幹嘛?


我覺得很高興。


坐在我背後的是個高壯的男同學,兩腳跨在我的椅子上,

我雙肘可以放在他的大腿,好像坐在辦公椅,還可以調整高度。



忽然,妳坐到了我前面。



我發現妳的坐位已經從木製桌椅分開的傳統形式變成桌椅一體成形的模樣,


然後妳回頭,睜著圓圓的眼睛,直挺的鼻,抿著小嘴看著我。


『妳怎麼會在這裡?』我問。

『不好嗎?』

我心裡當然說著『好』,只是嘴裡卻說:『這樣不太好。』


妳把頭轉了過去。


我拍了拍妳肩膀,妳微微側了一下身體倒過來,

新剪的頭髮,散著髮香,我記得這味道。

『我是說我們一年級時已經這樣坐了,後來分班,現在三年級了又這樣坐,』

『又回到原點嘍。』


妳笑了起來,露出潔白的牙齒,

嘴形是『哈哈』,卻只微微聽到換氣的聲音。



坐在後頭的男同學忽然動了起來,他的腳就像輪子一樣,

把我連著椅子一起向著教室外開了出去,越跑越快,


我像是坐在越野賽車上,一閃一拐,

『嘿!別鬧了啦。』我叫道。

不過他並不理我,只一個勁加快速度,轉了個彎,衝進草地裡。


我開始感覺到危險,雙腳像是汽車保險桿,

才在想:如果真的撞到什麼東西,我的腳不就完了?


馬上眼前就出現一到水泥薄牆,我只能順著勢把它踹破,闖了過去,


視線裡卻出現一個人伏在地上,架著槍,槍口指著我,然後開始對著我們掃射。


我跟椅子還有同學瞬間分開,

我向右側滾了下去,同學則向左側滾了出去,接著各自逃命。

一閃而過看到有個金髮女孩穿著迷彩服,舉著步槍,邊哭嚎著邊開槍...


我想幫她卻力有未逮,只能逃,

這塊草皮我很熟悉,我曉得繞到後面應該是教室,有個遮蔽的地方,



一路往那衝。




馬上看到前頭有個缺口,我躍了過去,耳邊忽然聽到個聲音混著破空之聲:

『瀟灑人間一劍仙,青冥寶劍勝龍泉,』


接著在牆上凸出處借了下力,在半空之中轉了個方位,

『任憑李俞江南鶴,都要低頭求我憐...』


落在橫樑上。


有個粗豪的聲音說道:『...上回丘處機丘道長也是這樣被那兩個小

賊給跑了...』




然後,我醒了。



瞄了眼時間,上午八點十分。



真是怪夢。這麼多年還能夢到妳。



接著現實逐漸爬了回來...


『咦,我們三年好像都在同一個班上啊...』


『啊,兩年前我們好像在街上有碰見,我們都離開老家,卻又在城市裡當了鄰居...』


『妳改了名子,為什麼呢?當時我很想知道,卻問不出口。』


『結了婚,有了小孩,妳看起來很累,

說過兩天又要去義大利,我分不清是因為工作還是產後的原因。』


亂著髮爬起身,一屁股坐在書桌前,


『不過怎麼會夢到妳呢?是不是跟昨晚看的書有關?』

 

tn_RIMG0629.JPG 




或許是,也或許不是。


翻了翻書頁,一陣酸刺的書味竄進鼻腔,

睡前,看的是最後幾篇:


金鷓鴣是什麼--一則小說的主題曲

招之即來,揮之不去--一則小說的自動性

回到記憶,為什麼?--一則小說的逆行鐘

我會在一樓大廳出現--一則小說的文筆辯

離奇與鬆散--從武俠衍出的中國小說敘事傳統


很快的翻過去,似乎看到些線索:


鷓鴣、老殘遊記、便條、跟天龍八部...



鷓鴣,是火鷓鴣,國中時的課文

老殘遊記,是國一時買來每年都下決心要讀完卻永遠讀不完的課外書(還是該算課內?)

便條,白話叫紙條,國中時收的最多,上課時的簡訊

而天龍八部,則是前陣子曾想重看的金庸小說,

過程中也猶豫過是不是要再看一次射鵰



所以這些項目,彷彿喚醒了國中時零散的記憶,在夢裡以另外的面目重組。


...這本書對我的意義,也許只在這裡...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