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一>>








這隻小老虎是自己鑽進圓筒裡的,

怕牠傷人,所以我捧著圓筒想趕緊把牠帶到地下室...


...結果到半路,牠就已經撐破圓筒...

我看了牠一眼...












<<夢境二>>






像蜘蛛人一樣跳飛著,只是落地時總會害怕...

結果跳到懸崖邊緣,飛在半空想飄回崖邊已經沒辦法了,

想著...下面是硬地,這樣落地應該會死掉...


結果噗通的一聲,我摔到海裡...遠遠看著一個人游著蝶式躍出水面向我的方向過來...


他並不是來救我。






----------------------------------------------------------------------------------------------------------------------------------------------




一直以來,只要開始畫畫,我就覺得自己是個騙子。


並不是說自己畫的有多好,可以用畫畫來被注意到或用畫畫來表達一些心中所想的東西...


相反的,自己的繪畫能力就一直很普通。


而一個繪畫能力不突出的普通人,為何會有那麼激烈的罪惡感呢??


原因可能要追溯到小學三年級。



當時為什麼老師會選上我去參加寫生比賽,實在也不可考了,

反正就被帶到河床邊開始畫畫...


那個經驗也不是很糟糕...因為覺得很像在遠足,只想著趕快畫一畫交差去看別人畫...


所以我畫的很快,沒多久就交給老師看...

帶隊的老師看了一眼我的畫,左右瞟了一下發現監賽人員不在附近,


...竟拿起畫筆替我畫了起來,還吩咐我把風...


我看著自己的畫河川波浪忽然鮮豔炫麗,心裡隱隱覺得不妥,但也不知該怎麼辦...



一個十歲不到的小孩子,大人替你做甚麼你都只有接受的分。




帶隊老師畫了一會,又把畫還給我,要我照她的畫法補完,


我看著那畫,雖然仍是我的構圖,但已經不是我的東西了,我心裡真的那麼想。






原以為這件事情就這樣結束,帶隊老師給予我在道德上的混亂衝擊還沒找到接受的理由...


...幾個月後竟然傳來消息...我得了第一名...


那張公文是主任交給我的,我還留著,剪報跟獎狀當然也還在,但被深深藏在衣櫃裡...



...這樣拿到的第一,實在很可恥...



之後的發展變得很奇怪,我越來越不知道自己究竟會不會畫畫...

幾次參賽,頂多入選,最多佳作,彷彿越來越確認當時的第一完全是作弊的關係...


因而越來越排斥參加比賽...


雖然對參賽感到厭惡了...但其實自己還是喜歡在白紙上塗塗畫畫,


尤其喜歡暑假時在厚積濕氣的午后把報紙體育版上雙殺守備的圖片畫在圖畫紙上...


直到六年級時,班導師是美術宅,他最大的娛樂就是把書裡的名家畫作用相機反拍起來洗成幻燈片,


我經常在放學後必須留下來當他的小助手...


一堆畫作雖然有看沒有懂,但也終於在心裡漸漸把畫畫跟比賽脫勾。


加上國中之後畫畫比我強很多的同學忽然變多了,

也完全不需要再擔心是不是又要被派出去比賽... XDD



從此之後畫畫對我來說變的單純了,

當對某人某物愛到極致,就會想把她畫起來...


...然後越畫,看的越仔細,想的越勤,也因此愛的更深...


筆刷往返修飾,對少年時的自己或許也是宣洩情緒的一種方式。




這種宣洩方式會忘記嗎??


...我想似乎會不小心想起來...



昨天背書背累了,拿起計算紙畫了女體...交媾...(我到底是想甚麼)...


發洩嗎??...或許吧...


只是這一畫,才發現自己的繪畫能力十多年來一點都沒進步。



應該可以找空重新開始培養這方面的能力...









以上。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