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導叫小郭,教我們化學。人小小的,但屁股卻很翹。鬍子不曉得是經常忘記刮還是實在長太快,總是有鬍渣。如果以面相來說,他的鬍子長得不好,叫「困口」,臉頰有些削瘦,雖然算命的可能會說他這樣會沒錢,但這種鬍型其實挺性格。
 
每當看到「鬱鬱不得志」這個形容詞,不知道為什麼第一個就會想到他。可能跟他老是把他那輛白色釷星停得遠遠的,然後若有所思踩著緩步,一邊深呼吸地走進教室的形象有關。他實在不應該當老師,而應該去當畫家之類的。
 
「真的很浪費他的造型。」班上的女生一致公認。
 
夏日教室裡熱烘烘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高中生身上才有的汗味。他這堂課一樣上的很無聊,嫌麻煩不愛寫板書。
 
「明天小考。」
 
「蛤~~~~~~」很常見的反應,甚至可以說是公式化的反應。
 
「最好是。」「什麼都沒教就要考我們試。」不少人心裡這樣嘀咕,但終究沒有人發出抗議。頭頂的風扇晃當晃當的。
 
「你們回家要念書。」「不要像我。」
 
坐隔壁的阿忠看了我一眼,下巴揚了一下「又要開始唬爛了......」
 
 
「......我高中讀的是雄中,是我們班前三名,不過我大學只考上高師大化學......我到現在,就算是已經結婚,小孩也七八歲了,我還是會做夢夢到我大學聯考考卷不會寫......」
 
 
 
「靠...也太看不開了吧。不就是一場考試嗎?」我在空白紙上邊畫斜前方女同學的側臉邊想。
 
 
 
 
----------------------
 
 
眼睛睜開,瞄了眼時間......「靠!怎麼六點三十五了!」「鬧鐘怎麼沒響呢?明明訂在六點零八分...」
 
慌慌亂亂的開始找校服...「真的好久沒穿了呢!看起來好像有點怪...」
 
窗外一片明亮,陽光把山頭照的油綠綠的...明明還不到七點,陽光已經刺進房裡...
 
「嘿!怎麼感覺像十點多了?」
 
校服外套好像少了剪裁...穿起來呆呆的...
 
「阿對齁~~今天好像要考數學~~~」
 
考哪裡呢??記不起來......
 
教到哪裡了??...咦?!沒印象......
 
......到底上過些什麼......???
 
 
 
最後我放棄了。
 
「大概要考零分了吧......」
 
 
 
 
然後,我醒了。
 
 
 
清晨五點五十,手機靜靜躺在一旁......「原來是夢......靠......」
 
再瞇一下...接著手機鬧鐘乖乖地在六點零八分響了。
 
刷著牙想的今天的工作...「希望東西不要積太多啊......」抿起嘴唇,把唇邊的鬍渣刮掉。
 
「疑?!我現在好像已經是小郭老師當時的年紀了......」
 
 
 
 
對不起,小郭老師,你是對的。
 
這種記憶果然並不會因為時間淡化最後消逝。
 
 
 
 
只是無力感、挫敗、自我否定、跟焦慮......
 
高中生涯的記憶若只剩這些?你不覺得有點悲哀嗎?
 
 
 
 
 
 
 
 
 
 
 
 
 
創作者介紹

honder's 書櫃

hon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